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八十七章 失控
  风萧萧,吹的堡外田地中那刚刚收成在望的麦苗瑟瑟发抖。

  李征策马穿过堡内,不作任何停留,直接驰至南堡墙下数进而外的一处山头。这里是韩店护田队的驻扎隘口,也不等李悦等人迎上来,便急匆匆的向着南方望去。

  到了堡墙之上,就算以李征两世为人的养气功夫,也不禁脸色为之一变。从目力所及之处,铺天盖地全部都是流民的身影,那一件件已经脏的看不清楚颜色的衣服充斥在天地之间,将一切全部覆盖在下。

  “这么多的流民,我们不能将战场放在潞州境内!否则打赢了也是损失惨重!”

  沉默了片刻,李征轻轻出了一口气,平静的说道。

  “确实如此,我们靠近泽州的田地收成已经不用指望了。”

  李悦点点头,手指着远方说道,“我已经看到有饿极了的人已经开始在啃麦穗了,远处看不见。就算我们现在把他们全部逐走,但估计应该不会再剩下什么。大哥,该下决定,要快点将他们打回去,否则咱们的开垦出来的地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李征明白李悦的意思,他说的对方就会不来,不是说无法打败或者驱逐他们,而是他们救济不了这么多的人。

  这些流民还只是流民,还根本没有自己的组织和领导者。换句话说,他们就是一群依靠着自己本能行事的羊群而已,而且还是那种没有选出头羊的羊群。对付这些羊群,外部压力如果足够强大,就会让他们土崩瓦解,各自逃命。

  但是这种情况却是可一不可再,一旦这些羊群唯一生存的希望也没有了,他们就会扔掉官府长久灌输给他们的羊皮,开始露出自己的獠牙。一旦开始为活而活,他们就会产生攻击力,也会产生各自的头羊。

  有了组织和头羊领导,羊群就不再是羊群了,他们开始慢慢的向狼群转化。这个过程取决于头羊自身,一旦有一个雄才大略的头羊,那么一夜变成狼群也不奇怪,最典型的便是如今的后金。后金从被大明边军压着打了几百年,反转到压着大明边军打,最典型的便是出了一个擅长组织和战斗的头羊——奴儿哈赤。

  这也是为何崇祯初年这几年,流民基本上是一触即溃,但数年下来,不仅仅没有彻底剿灭流民,反而让流民慢慢蜕化成了流寇,从此将大明的心腹之地搅的天翻地覆,不可收拾。只不过流寇中的头羊还没有完全蜕变为狼,就被早已化为狼的满清捡了便宜,徒做嫁衣。

  李征静静的思索着,攻击这些手无寸铁,只是因为被官府压迫而活不下去的流民,他根本过不去他心底那道坎,但是放任流民涌入潞州府,则会完全毁了他的基业。一时间,他难得的犹豫了起来,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大哥,许百户回来了!”

  正在李征心中的天平渐渐向着屠刀方向倾斜之时,李战的声音响了起来。

  “唔,快让他过来!”

  许国棉{不是韩店中那个许国忠哦}是李征派入流民中卧底的,听闻他回来,李征轻轻松了口气,立即吩咐道。

  “大人,卑职手下八十人已经完全打入了流民中了,计划一切顺利!”

  不等李征发问,许国棉立即回答了李征最关心的问题。

  “能不能劝回这些流民?”

  李征沉吟了一下,若是有可能,他真的不愿意打这一仗。

  “大人,恐怕不能。”许国棉沉声回道,“如今流民中盛传我潞州府今年大丰收,有众多的余粮可以解荒,他们都是冲着我们潞州来的!”

  “盛传?”

  李征眼睛一下子立了起来,平民百姓有几个知道百里外的事情,多半是有心人在其中发挥作用。

  “大人所料不差,卑职已经查控清楚了。这个谣言最开始是泽州出现的,当时泽州被围,谁也不知道消息从何处开始传起。不过泽州城的文武肯定不会不知道,能传的这么快,应该那些缙绅也功不可没!”许国棉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声音低沉的说道。

  “就算不是从官府传出来的,他们推波助澜的功夫绝对没少使!”

  李征知道许国棉就是泽州人,许国棉是崇祯年间第一批破产的农民,对于缙绅和官员向来没什么好感,这番话已经带有一些针对意思了,不过李征对于这些官僚的尿性也是知之甚详,这种祸水东引的策略,他们绝对做的出来,因此也是毫不客气的下了结论。

  “张俊才,你觉得当今该如何做?”

  李征沉默了一下,转头向着张俊才问道。

  “卑职觉得应该稳守韩店,这些流民必须将之驱散!”

  张俊才沉吟一下,抬起头来继续说道,“我部可以先行立之以威,逼其退出韩店周边,再以骑兵劝导流民各回故里,然后……”

  “然后呢?任他们自生自灭?”

  看着张俊才半天没说话,李征皱着眉头问道。

  “卑职无能,实在没有其他办法。”

  张俊才脸上露出一丝无奈,既要保存自己,还不想伤害流民,这题无解。

  “吴佥事,说说你的想法。”

  李征思索了一下,又看向了吴雄才。

  “大人恕罪,下官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吴雄才一边说,一边给你征打眼色,似乎有些话在这里无法开口。

  “今日暂且这般,如果流民不冲击堡墙一线,不准攻击!”

  李征心中冷笑,明白自己这个内政好手似乎正在弊一些有些阴损主意了。不过这主意李征大概也猜的到,与他所想应该差不多。

  李征、李战、吴雄才三人回到了内书房,吴雄才这才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大人似乎已经成竹在胸,不知可否说来听听。”

  吴雄才见到李征却是微微一笑,似乎已经猜到他的想法,只是坐等,顿时好奇的问道。

  “雄才不必过谦,本官的策略很简单,无非是以牙还牙,借刀杀人而已!”

  李征也不客气,直接说道。

  言罢,二人相视一笑,一切都在会心中。只有李战有些莫名其妙,呆呆的看着两人,不知道两人在玩什么花样。

  眼看着李战一脸莫名其妙,李征也不解释,让其唤许国棉入内。

  不多时,许国棉便即入内。李战也跟了进来,看来不弄清楚里面的道道,他是不准备走了。

  李征也不耽误,直接了当的问许国棉,“你想不想为你父母讨个说法,想不想报他们的仇?”

  许国棉眼睛顿时立了起来,昂然道,“做梦都想!”

  “想就好!”

  李征点点头,将其唤到身边,细细的说了一番话。

  这番话,不仅让许国棉神色越来越兴奋,连旁边的李战的眼睛也越睁越大。有些不认识似的不断打量着李征,似乎这一刻才真正认识这个兄弟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