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九十三章 规矩
  崇祯四年五月十七,潞州营正式出援泽州府。

  今日是李征与卢知府商议后的第五日,李征知道这是卢知府的底线所在。

  一大早,李征便带着八百集结好的士兵列队于城边。卢知府带着几名文官在队伍一座临时搭建的高台上训话鼓舞士气。

  讲的话无外是宣扬朝廷大义,圣天子在朝。另外要求大家一定忠军爱国,时时记得以官兵自居,誓与流贼不共戴天,奋勇杀敌以告慰圣天子云云。

  这些套话李征听的多了,习惯性的有了免疫力,还能一脸严肃的支持着身子听着。

  但是这数月来没有拿过朝廷一分钱粮饷的士兵们,却是对所谓的君臣大义丝毫没有兴起,个个听的那是呵欠连天,昏昏欲睡。

  好在卢知府与这些泥腿子也没兴趣多讲,这才让士兵们坚持到卢知府讲完还没睡着。

  等到说到两千两开拨银后,卢知府命人将银两抬过来后,便即带人离开了。

  这些文人虽然都爱钱,但却几乎每人都会人前回避这些黄白之物,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有些事可做不可说吧。

  没有了这些说着他们听不懂话语的大老爷们在场,这些士兵们兴奋起来,人人兴高采烈的盯着那抬来的一大箱银子。

  李征嘴角一抽,眼中鄙夷之色一闪而过。他可不是这些没见识的大头兵,两千两银子他也没有少挣,两千两能够装在多大箱子里,他是一眼就分辨的出来。

  这个箱子看似不小,但是这种劳军的开拨银势必不会用大银锭,只会是一两大小的小通宝,若是如此,那体积肯定不小,至少这口箱子是装不下的。

  李征自然不会去说破,不过军队出征先领开拨银也是惯例。李征上前拜谢后,两个亲兵便将箱子直接倒了过来,将一箱子银子倒个干净,把箱子放在一旁。

  卢知府拿出的这两千两银子,他是按照常例克扣了三成,下面经手的小吏等再拿上两成有余,如今数量已经不足一千两。

  不过,众士卒并不知道一千两和两千两之间的区别,在他们看来都是一大堆而已。此时的他们,正满怀希望的看着这些银子,一个个两眼放光。

  李征如今的队伍是按照大明军规组建的。五人一伍,设伍长一人,二伍一伙,设正副伙长两人,三伙一哨,设正副哨长各一人,三哨一部,设正副部尉各一人,三部一曲,设典尉一人。一曲满编三百人,再加上各自的亲兵还有李征直属的亲兵,人数四百人左右。

  银子就在眼前,一切都在正大光明之下进行着,李征只是看着,让曲尉自行分派给三部。不多时,李征便满意的看到这些士兵有些愤怒的声音。

  “怎么才分一两银?”

  “不是应该二两五的银吗?”

  “安静!”

  “大家都看着的,本官可没有私吞你的开拨银!”

  “都他娘的给我住嘴!上官的事,哪论到你说三道四!”

  几个部尉、哨长便立即开始弹压军队,早有准备的李征也借着各个基层军官向普通士兵解释了为何会少一半多的原因。

  李征满意的看到,原本还因为拿到开拨银而有些亲近朝廷的士兵们,眼中的感激已经慢慢转变成了憎恨。

  “弟兄们,这些钱都是小钱。你们有些新来的可能不知道,在本官这里,军饷只是一个添头,大头是打仗的缴获。至于有多少,扎营的时候,自己向自己的长官,你就会明白本官的意思!”

  李征当然不会放任这种情绪在军队中蔓延,这是极为伤害士气的行为,他要的只是让这些士兵和文官们不是一条心,而不是跟自己也离心。

  “现在,出发!目标韩店堡!”

  李征再不多话,牵着战马,第一个步行而前。

  原本还想多问几句的士兵们,看到李征竟然只是牵马步行,没有象其他大老爷们一般骑在马上。

  不知为何,他们便压下了心中的愤怒,只是在各自上官的指挥下,列为整齐的队列,在鼓点的敲击中井然有序的行进。

  在队伍最前面的李征则是一脸的希冀,他之所以答应的这么痛快,是因为他是去收桃子的。

  经过这十余日流贼的折腾,泽州府城外缙绅的堡垒几乎被扫荡一空,流贼席卷来的钱粮数量极为巨大!

  这还只是表面上的,许多地方的财富还需要他这种经验丰富的抄家能手,再掘地三尺才能慧眼发掘,这笔财富让他一刻也不想耽误。

  此时的流贼已经齐聚泽州城,围城已有三日。依仗着泽州城城高池厚,城内的缙绅又多是被杀破胆之辈。

  为求自保之下,也是纷纷给人给钱给粮,这才稳住局势,让势头正劲的流贼数日内止步不前。

  至于其他几个县城,也大多风声鹤唳,个个闭门不出,极大的方便他从中取势。

  李征并不想流贼真的完全席卷了泽州,这对他一点好处也没。第一流贼如果袭破府城,必然声势大振,自己还能不能控制就是个未知数。

  第二,他是去阻止流寇合流,是打个时间差,从中各个击破。并不想为了大明朝廷,去与这些苦哈哈的老百姓拼个你死我活的。李征只要将他们打散就可,不过在打散之前,需要让他们深刻的铭记住潞州营,再也不敢正面以对。

  第三,一旦府城失守,朝廷势必动员大军前来,那原本事后的驻军肯定不会有少,自己的势力再想向泽州府延伸,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了。

  因此,是时候让这些还未真正变成顽固流贼的老百姓清醒清醒了。

  当李征到达韩店,已经是一日后了。与从府城来时,众人萎靡不堪的士气不同的是,到达韩店时,每个士兵眼中都是露出贪婪的目光,看来自己那些已经升为基层军官的旧部们,已经让这些士兵知道了财富,军功该如何得来。

  许多老兵更是言传身教,将他们如何一战之后就得到近三年的军饷的事例告诉自己的部下,让他们个个心痒难骚。

  许多老兵更是对于普通士兵觉得流贼人数众多而担忧的心理嗤之以鼻,他们绘声绘色的讲述自己过往的战例,他们一直就是以少胜多过来的。

  从成军之战,以数十完败山贼开始,他们面对的敌人就没有一个能够阻挡他们前进的步伐,甚至面对过万的流寇大军,他们也是以三死十数伤的代价,直接团灭了对方!

  这些故事听的士兵们如痴如醉,尤其是听说了之前数百训练不足的士卒如何大破十数倍于自己的数千流贼的战事,这些已经操练日久的士兵们更是信心满满,士气昂扬。

  在韩店,李征并没有多呆,而是汇合了陆平所带领的长子县五百护田队后,直接越过了潞州边界,踏上了泽州府的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