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一百零七章 全灭
  韩店堡外数里处,流寇与潞州军终于对齐。

  流寇的欢呼声还未断绝,李征这边便摇动了将旗。片刻之后,右侧不远的山顶之上,一棵大树悄无声息的倒了下来。

  望到信号树倒下,韩店堡上顿时号炮震天。紧接着流寇惊奇的发现,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无数人影直接掀开了地面的木板,从里面的藏兵洞中钻了出来。

  这些士兵一看就是老兵,在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穿插之后,数百长qiāng兵便列成紧密的qiāng阵,死死的挡在骑兵的后方。在他们后方,韩店堡洞开,无数的人影正在快速的涌出。

  “中计了!”

  一瞬间,流寇骑兵便从天堂跌入地狱,两个方向已经完全被堵上了。现在的他们,除非能够骑马飞过大山,否则已经绝无逃脱的可能了。

  “冲!官兵已经全部出堡了,韩店堡肯定是空堡了!杀散这帮子官兵,里面的钱粮女人就都是我们的了!”

  眼见情形危急,满天星急忙在人群里吼叫道。

  “兄弟们,如今也唯有决死一战了!”

  数百流寇骑兵顿时叫嚣着,虽然他们不敢再傻乎乎的对着李征这边‘滋滋’冒着火光的火铳兵冲击,但是对上只是单薄的数排长qiāng兵,他们还是有胆量比划比划的。

  这里的地形还算比较开阔,适合骑兵运动作战。靠着以往骑兵对付官兵步兵的心理优势,数百骑还是呼啸着向着那数百长qiāng兵冲击而来。

  千蹄叩击大地,扬起满天的尘土,声势也算的上是有些惊人。

  不过,他们冲至步兵前七十步外,便即一片人仰马翻。不知何时,这里已经被官兵遍地挖上了陷马坑。

  这种不到十公分大,深也不到三十公分的简单有效的小坑,虽然不起眼,但是一旦战马奔驰时踏入,就会骨断筋折。

  “止步!”

  “后面的给老子停下来!”

  眼见前方数十骑翻倒在地,满天星,乱世王等心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连连大声吆喝着。

  遍地陷马坑,根本不能让骑兵高速冲锋,而没了速度的骑兵,在步兵面前,就是一个个活靶子!

  “太阴险了!”

  满天星,乱世王两人相互对望一眼,破口大骂的同时,心底也不可扼止的泛起深深的寒意。

  令他们绝望的是,官军的花样还远没有玩完,挡道的长qiāng兵根本没有追击的意思。在他们的后面,隆隆的声音不断传来。放眼望去,一百多辆大车正在无数的人操持下,快速的向着战场而来。

  “车厢阵!”

  满天星,乱世王两人不是不识货的主,一见到这东西,立马就明白过来。

  这玩意可是防守骑兵冲击的利器,不过在现在这个地形中,官兵如今的防守已经十分坚固了,再运来这东西,委实给人感觉有些多余。若是,却不单单防守这么简单。若是

  很快,官兵就让他们知道,这玩意不仅仅可以用来防守,还可以玩出新鲜的花样。

  一百多辆大车很快越过长qiāng兵的防线,小小的陷马坑也根本无法阻碍宽大车轮的通过。在流寇骑兵眼皮下,这些大车不慌不忙的连成一体,形成了一道车墙。

  令这些流寇骑兵绝望的是,这车墙并不是死呆着不动,而是在无数青壮的全力推动下,缓慢但又不可阻挡的向着骑兵们压了过来。

  “这东西还可以这样玩?”

  看着车阵缓缓压迫而来,满天星,乱世王顿时有些风中凌乱。

  这个地段算不上狭窄,但两面环山,若是没有阻碍还算的上宽畅。但是被这连成一线的车阵这么从中间一堵,能够挪腾的空间就小的太多了。

  骑兵如果没有了速度和空间,那等待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汗珠滚滚从他们头顶落下,却是没有丝毫的应对方法。

  “攻!”

  “攻!”

  “攻!”

  两百余长qiāng兵们从阵列中脱离,在车阵后面列队,缓步守护在后,三声响亮的号子后,一排排长矛架在大车之上,如同长满了尖刺的洪流,快速的驰过地面,碾压而上。

  官军的车阵是自西北向东南压迫而来,形成一道有些凹凸不平的弧线,不断收紧流寇骑兵能够挪腾的范围。

  满天星等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几次小规模骑兵冲击,都被早就守护在内的长qiāng兵们逼了回来,徒然留下十数具尸体。

  “这帮狗官兵没有火铳手!给我抵近放箭,射死这帮狗官兵!”

  见强攻没有凑效,满天星一声呼啸,上百名流寇翻身下马,开始持弓抛射箭雨。

  不过官军这些大车上都钉着厚厚的防箭木板,上面开有用以观察和攻击的小孔,流寇的满天箭雨,带来的损失并不算大。

  而没有补给的流寇,在这般狂风骤雨般的消耗下,随着时间的推移,流寇的箭雨也开始变得稀疏起来。

  “上马,跟着老子绕到车阵后方!”

  眼见这种办法行不通,满天星顿时咬牙怒吼道。

  从东南侧翼绕过车阵,并不是一个好选择,因为这会让整个流寇骑兵队伍暴露在蓄势以待的火铳兵qiāng口之下。

  不过若是让这车阵合围成功,那自己就得在跪地投降,或者被这些火铳兵轮流上前蹂躏至全军覆没这两个下场中选一个了。

  果然,在从东南绕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几乎上百名骑兵消失在一连串的火铳打击之下。

  不过他们的付出并没有收获什么成果,等他们绕过车阵之后才发现,这个车阵是两层夹板的,也就是说,他们转了一个大圈,得到的只是车阵里面的长qiāng兵掉转了攻击方向而已。

  不等他们从懊恼中清醒过来,原本堵着他们回路的李征部却是踏着整齐的步伐合围而来。他们快步上前,直接堵上了车阵还留下的缺口,然后放慢速度与车阵一起缓缓压了上来。

  当头的依旧是百多人的火铳兵,吃过这火铳兵无数苦头的流寇骑兵们根本没人敢再次迎面撞上去,只能看着那火铳兵步步逼近而不断的勒马后退。

  但是这里却已经没了他们的退路,前面横着车阵,后面则是三四百名依托着陷马坑稳守的长qiāng兵,侧面是举着要命火铳的官兵不断压迫而来。这伙流寇如今已经完全入了绝境!

  “早降!”

  “降者不杀!”

  “跪地者免死!”

  三个方向都传来嘹亮的劝降声,众多绝望的流寇骑兵纷纷下马投降。

  满天星,乱世王二人却是不敢投降,他们知道自己就算降了也是免不了京城菜市口走上一遭,因此相互点了点头,带着自己的亲卫便直直的向着因为攻击向前,向着还无法做到协同一致的包围圈露出的缺口冲击而去。

  “澎……”

  一阵火铳爆呜后,这数十骑根本无人能够从这么近的位置冲出去,大部分当场连人带马被打翻在地,只有几匹比较顽强的战马悲鸣着冲了出去,但马上的骑士则失去了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