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一百零八章 逼近
  围歼了这批孤军深入的流寇骑兵,李征感觉终于能够轻松一些。

  通过审讯俘虏,李征惊喜的发现这批骑兵中竟然有两个关键人物,满天星和乱世王。

  这两个可是上了朝廷的黑名单的存在,没想到竟然在今日被自己斩获,有这两人首级在手,那这场功劳就绝对不会小。

  有这两人在,原本注定要成为这些黑煤窑苦力的俘虏们,也脱离了他们的既定命运,他们将会被押解京城,以便核实满天星与乱世王的身份。

  这次从流寇骑兵身上缴获的金银数量极多,只是千余人,李征就从他们身上搜出了两万余两金银。这个没有银行的时代,这些没有根据地的流寇,基本上都是随身带着自己最珍贵的银两。

  这种好习惯,也是完全便宜了李征,让他的处境再次好了许多。

  而最大的收获则是还完好无损的七百余匹战马,这可是他组建骑兵的根本之物。不过李征很快就笑不出来了,战马不比人,它们实在是太能吃了。

  李征随便问了一个俘虏战马每天需要的食物,只是简单的算了一下,就得出一个令他心痛的结论,若是养这么一批骑兵,基本上已经等同于养十倍左右的步兵。

  骑兵不比李征流水线生产的步兵,这些骑兵没个一两年,根本形不成什么战斗力。这就尴尬了,让李征白白养七千士兵,那是打死他也不愿意的事情。

  自己的步兵就很好了,一千步兵,李征就敢硬撼一万流寇,若是有七千部曲,李征完全有信心与拥兵十数万的流寇大亨们掰掰手腕!

  然而在这个时代,没有骑兵是不可能打出歼灭战的,毕竟李征的终极目标是基本上清一色骑兵的满清,这让他分外纠结。

  不过这么多的战马,当然不可能说不要就不要。至少先组建个三百人左右的骑兵营,无论是追击还是掩护步兵列阵,他们起到的作用都不是省下来的那些钱粮能够代替的。

  李征想起前世在lùn tán上看到的可以养马的苜蓿,就问了几句这些俘虏们。令李征惊喜的是,这些人里面还真有世代养马的家伙,而苜蓿种植问题,这些人也是个个门清。

  这东西也确实象网上说的那般,不仅耐旱耐寒,而且产量不小。

  李征将这些自称懂养马和种植苜蓿的家伙们挑了出来,又审核了一番,将数个滥竽充数的家伙一脚踢入矿井,就命人带着这些人前去长子县交给吴雄才。

  不过如今指望苜蓿节约粮食是不可能的了,不过这次在泽州捞到的钱粮数量不菲,足以支撑一支三百人的骑兵队建立。

  至于其他的战马,李征除了留下五十匹以外,其他的都作价卖给了部下。

  李征始终认为,这些战马如果是公家养的,根本不可能会得到最好的照料,难免会有人从饲料等各方面上下其手。

  卖给自己已经开始有闲钱的老部下们,不仅仅可以让李征把治下的通货膨胀减轻一些,更可以让民间有更多的人接触到马匹,这就意味着未来能够选拔的骑手数量会更加的多。

  毕竟买回来马,肯定是要骑的,而且养马的费用还不用李征自己出,何乐而不为?

  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如今最重要的是,如何面对流寇大军的报复。

  自己已经做掉了两名已经在江湖上有了名号,甚至连朝廷黑名单都上了的流寇头领,对方不报复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现在唯一猜不准的是,到底是泽州境内那一部分流寇前来,还是流寇大亨自己亲来而已。

  一转眼,回到韩店已经有三天了。

  两天前,李征便收到探报,正在围攻泽州城的流寇大军已经转了方向,向着韩店方向开来。

  昨夜更是从汾州府方面紧急传来消息,流寇已经开始移兵向东,到底对方是准备渡河入豫,还是向东进入泽州还未可知。

  在确定消息之后,李征便如疯了一般的调集兵力。

  整个潞州本来已经完全被动员了起来,李征如今能够召集到的所有官兵,包括他一向看上眼的卫所军,如今全部云集于韩店附近。

  本部兵力一千两百人,四地护田队两千八百余人,还有手下已经组织起来的佃户大军,人数在四千以上。

  各路汇合来的官兵近千人,不过这些官兵基本上都是花瓶般的存在,只看他们个个委琐不堪,首鼠两端的模样,就知道他们根本上不了什么台面。

  算起来,李征手中拥有的力量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九千人,这近万人猬集于小小的韩店,几乎将韩店南边的天地塞的满满当当。

  但这百多里的路程,已经过了两天,他们还只走了一半不到。

  李征心中放松些许,但手中的活还是不敢停下。万余人,除了自己麾下的一千两百潞州营之外,其他人都在争分夺秒的修筑工事。

  他们修筑的工事工程规模巨大,除了边布整个战场的各种陷坑,还有数道半人高的矮墙。

  若非时间实在来不及,李征都想调各地的百姓参与。

  不过五日的忙碌之后,各种工事也终于修筑好了大半。虽然心急如焚,但李征却不得不让众人停了下来,因为流寇的前锋已经逼近这里不足十里处。

  在流寇大军前方,还有数量不菲的流寇哨骑开始抵近骚扰,只看看数量,李征便将派出夜不收驱赶对方的心思给熄了,只是命令王永等在战场核心边缘区域,做着有限的驱逐。

  这种有限度的驱逐根本无法阻挡对方数目众多骑兵的压迫,没交手几次,王永等便几乎个个带伤,狼狈而回。

  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之下落败而回,李征当然不会去苛责他们,好言安抚了他们,令他们下去休息。

  没有了潞州营的骚扰,流寇骑兵更加的肆无忌惮,开始不断的哨探着战场。

  虽然不断付出代价,但在天色将黑回营之后,在付出十数骑的代价后,也终于将这片战场的地形以及各种陷阱摸了个七七八八。

  天色将黑之时,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流寇大军也熙熙攘攘而来,就在距离潞州营不足一里之地扎住阵角,开始安营扎寨。

  李征站在一处高坡之上,仔细的观察着这群流寇。不同于以往李征所见过的,这批流寇似乎更加的剽悍,营中男丁数量众多,武器也有一样正规化的趋势,不再是如过去所见到那般如同万花筒一样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