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大战中
  “稳住!”

  “向前替补!”

  潞州营上下都是大呼小叫之声,若非严厉的军法控制,潞州营早就混乱起来。

  “将军大人都没有退,擅退者死!想逃的,多想想自己家人吧!”

  在森严的军法和恐怖的家属连株制度之下,士兵们虽然慌乱,却无人敢不听从命令。而且看到李征始终位于一线,没有动摇,官兵们的恐惧不知为何就减轻了大半。

  第二排士兵整齐踏前一步,站在队伍最前,勇敢的面对着第二波攻击。

  在他们身后,原本因为流寇并没有弓箭手出战而闲置一边的刀盾手们,则是玩命的奔跑向前,快速的在袍泽们向前形成一道坚固的木墙!

  不仅仅是普通士兵们遭到攻击,李征那里才是重灾区。一杆大旗在头顶飘扬,身上又穿着一身拉风的铁甲,李征这帅气模样,顿时如同磁铁一般吸引来众多的武器前来祝福。

  没有料到有这种情况的李征,顿时中了数杆木棍绑上磨细铁棒制成的简易铁qiāng。好在这种做工极差,锐利有限的东西,打痛人的作用远远大于穿刺。再加上铁甲的防护,并没有受伤。

  当然也只有这一波投掷的武器生效,当下一波飞来的武器到来之前,李征便被亲卫们取出圆盾护在身后。

  这二波投掷武器效果就差的太多了,毕竟后排的流寇根本就看不到官军的具tǐ wèi置,只是盲目的向前投掷,效果打了个大大折扣,甚至许多武器还扔到自己人身上,顿时乱成一团。

  精锐的军队也许能够做到临敌三投,但对于这些乌合之众来说,能够投出这一波有效攻击,已经大大出乎官军的意料。

  第二波几乎无效的情况下,无数的流寇也终于撞上了严阵以待,而且满腔怒火的长qiāng兵身上了。

  利刃入肉之声不绝于耳,痛苦嚎叫声更是漫山遍野,不同于流寇们如同天崩地裂一般的嚎叫,官军们则完全是另一个极端,寂静无声,但手中的杀戮却是丝毫未停,越来越快。

  蚁多咬死象,原本是正确的道理。

  但数千精锐士兵组成的军队,依靠着有利的地形,却不是这些流寇们所能撼动的。若是这些流寇全部能够抱着决死之心,倒也有可能,但这个条件也太难为这些只是为活命聚集一起的流寇了。

  战斗进行了不到半个时辰,流寇的尸体便在矮墙前堆成了墙。

  中军阵前,自矮墙起,无数的尸体已经慢慢堆的比矮墙还高,鲜血已经在地上汇聚成小溪,可怕的杀戮依旧在继续。

  不过这个时候还活着的流寇都开始慢慢变得畏缩起来,中军阵前已经没有流寇再敢向前,右翼则还勉强有人敢于冲锋。

  但官军左翼,则是呈现出一个向内弯曲的却月形状。

  这些佃户处于的位置最好,是一处缓坡之上。道路有些崎岖,十分难行。流寇冲击中军和左翼之时的冲锋速度,在这边根本施展不开,只能小步跑着向前。

  佃户们的战斗力是基于他们的仇恨值的,虽然他们的仇恨值在看到无边的流寇大军之时,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

  但是李征随之而来的武力威慑,又让他们不得不鼓起勇气面对这些流寇。

  不过他们的对手此时也十分的谨慎,因为跑的慢有跑的慢的好处,而且由于随着两军越来越接近,这些流寇们也意外的获得了从高眺望的好处。

  不过这好处来的太突然,几乎吓坏了他们。

  能够勉强观看中军战线上的战斗,让他们分外的恐惧,那一队队前仆后继的同伴们,在那如同地狱中爬出来的长qiāng兵面前,竟然没有一合之敌。

  只见官军阵形中长qiāng不断的吞吐着,每一次刺出再收回,就是一条鲜活生活的消逝。每一次冲锋都如同拍击在礁石上的浪花,被撞的粉身碎骨!

  眼看着这种惨状,这些跑上高坡的流寇都是一脸恐惧的看着不远处的佃户们,对他们手中的长qiāng一脸畏惧。

  双方都是麻杆打狼,两头怕!

  “杀狗官兵啊!”

  突然一声爆喝响起,一个汉子猛的踏前一步,向前方空气猛劈一刀。

  这一声爆喝,顿时将气氛压抑的双方给唤醒,流寇军精神一振,跟着向前猛踏一步。

  这声音如此巨大,甚至令佃户们都个个惊心,心中加了几分畏惧之后,所有人顿时将长qiāng齐刷刷的朝向了这大嗓门。

  这人第二声爆喝还未出口,看着如林的长qiāng转来,脸上的得意之情顿时化为恐惧,猛的向后退了一大步。

  其他人不明所以,也不由的跟着退了半步。

  佃户们顿时士气大振,又是一步抢前,失去的士气顿时又恢复了不少。

  “滚开!”

  数十个流寇刀盾手推开人群到了前面,用力的将朴刀敲击着盾牌,口中恶狠狠的威胁道。

  “找死!”

  佃户们心中有了底,百多人恶狠狠的甩着长qiāng,同样声色俱厉。

  刀盾手们见威胁无效,却也不敢直接攻击向前,双方一时间僵持下来。

  “闪开!”

  一个佩剑的头领越众而前,直接在佃户军前面舞出一片剑光。

  “嘶!”

  众佃户哪里见过这种剑术高手,倒吸一口凉气之后,纷纷向后而退。

  流寇们大喜,手持长兵器的则纷纷向前挤去,也不论什么章法,直接向着前面的长qiāng一通乱打。

  双方便隔着近十步远程乒乒乓乓打成一气,呐喊嘶杀声不绝于耳,那金铁交呜之音令人闻之就觉得心胆俱寒。

  不过佃户军们并没有败下阵来,在顶住对方第一轮进攻之后。一个汉子行了出来,拿出一把腰刀,向着那流寇的头目便来。

  那头目脸上笑容顿时一冷,又一次将剑光舞的一片璀璨,舞的兴起之时,更是一个侧身摆出一个姿势。

  但不等他脸上高手的模样完全显露出来,那人的腰刀直接斩掉了他的脑袋,只听这人冷笑一声,“假动作太多了!”

  不等流寇们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这人便一声咆哮,直接连人带刀杀入流寇群中。

  前排的流寇是刚刚挤过来的长兵器选手,被人用短兵器撞入怀中,根本无从招架,顿时响起一串连绵的惨叫声。

  对面的佃户们顿时一阵阵欢呼,蜂涌而来,顿时将流寇压住了打。

  但流寇毕竟人多势众,佃户们的手段又远远不及正规军,这上好的场面,片刻后便打成了胶着战,双方再一次咆哮怒骂,打起了太极战。

  虽然从远处看双方厮杀的极为激烈,但双方死伤的人数却是极少,打了这么长时间,双方死伤加在一起,也没有中军位置流寇伤亡人数的三成。

  这种厮杀估计没个数个时辰,根本分不出高下,李征只是观察了一会,便将目光再次转向流寇中军那些精锐的骑兵和弓箭手身上。

  在李征看来,这些人不出动,这场大战就根本没有什么悬念,完全只是一场tú sh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