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撤退
  潞州营的追击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便在闯营骑兵的接应之下停止了。

  不过这些骑兵面对猬集于一团的长qiāng兵,根本没有丝毫下手的地方。这伙官军邪乎的可怕,原本散兵线在追击,但看到接应的骑兵从侧面缓缓而来后,竟然丝毫没有慌乱。

  然后在骑兵们目瞪口呆之下,他们居然快速的组成一个个小方阵,无数的小方阵竟然快速的融合起来,成为一个巨大的空心方阵。

  更可怕的是,这个空心方阵还不是花架子,甚至在略微的调整之下,近千人的方阵竟然开始慢慢向着骑兵压迫而来。

  是的,是压迫!

  近千人整齐如一人,跨着相同的步伐,尽管地形崎岖,但这些长qiāng兵却是端着长qiāng,如同一道高低不平的qiāng墙,缓慢但却沉重无比的压迫而来!

  这些骑兵们从来没有想过,会有步兵主动的向他们攻击前进!尽管这里的地形并不太适合大规模骑兵作战,但是只是这份勇气,已经是他们见过的独一份了。

  不同于其他官兵战场前进,每十数步就要整顿一番队列的惯例,这些官军向前之时竟然完全无需长官们刻意整顿,虽然时不时有人会慢上一拍,但最终都会快速的自动修补好队形。

  面对寒光闪闪的长qiāng林,还有数百步外已经开始结阵的护田队们,流寇骑兵们不敢正面撄锋,只是满足于接应下自己的炮灰们,便偃旗息鼓,避让开来。

  数千铁骑环伺在侧,李征也不敢大意,带着两百余火铳兵在侧面压住阵脚,开始缓缓收兵而回。

  流寇骑兵一路尾随,时不时还作势冲击,但无一例外都是虚晃一qiāng。

  有一次冲的近了,还被火铳兵一轮火铳侧击,损失了数十骑后,便老实了许多,只是在后缀着,寻找着战机。

  与徐勇、李悦带领的护田队汇合之后,流寇骑兵便完全熄了作战的念头,只是远远的跟着,再也没了攻击yù wàng。

  目送着官军缓缓退回出发阵地,流寇骑兵终于响起了悠长的号角声,数千骑缓慢退了回去。

  这一战,高迎祥自始而终全看在眼中,如今虽然他还有一搏之力,但却没了再进攻的心思。

  手下的炮灰们基本上已经完全丧胆了,大战之前原本还有数万的流寇,如今已经锐减了三成还多。

  而且高迎祥也明显看的出来,还活着的流寇,再看向自己的目光,已经有了些其他的意味。甚至一些损失过重的流寇小头目,投过来的目光,已经有了十足的仇恨。

  这些流寇已经根本不堪再用,而自己带来的数千老营,在刚才的一片混乱之下,损失人数也不下数百人,再靠自己手下这数千人,想要拿下这伙明显已经疲惫了的官军,也得作好崩了大牙的准备。

  大战虽然到目前为止,也才一个多时辰,但双方都有些打不下去了。

  李征如今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而高迎祥却是不打算没有意义的再消耗自己的老营。

  潞州虽好,但却不至于将自己的老本完全赔了进去。

  在他身边的李自成明显也已经失去了大半的战斗yù wàng,这伙官军的强大远超他所见的任何一支官军。

  与这种军队死磕,完全不是他的作风,尤其是他麾下剩下的人马已经不足五百的情况下,更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希望。

  “大舅,俺觉得既然正面作战难以取胜,何不试试派些人翻过这山,去潞州府腹地闹腾一番?如今到处都是活不下去的老百姓,只要能进入潞州,肯定能拉起一支队伍!到时前后夹击,不愁潞州府不下!”

  虽然已经不打算和李征再刚正面了,但李自成显然对潞州府内的今年的收成念念不忘。

  “派谁去?”

  高迎祥摇摇头,如今流寇士气已堕,根本就组织不起悍勇之士亡命向前。

  至于让他们自己的手下去,他们觉得,嗯,今天的天气还是挺不错的。

  “若是大舅不弃,自成愿意带麾下前去!”

  李自成愣了一下,一咬牙铿锵有力的说道。

  若说正面与李征死磕,李自成估计自己说不定还不敢放手一搏。但潜入潞州府煽动百姓起义,他还是很有经验的,而且信心十足!

  “算了!此事休提,舅父不想害了你!”

  高迎祥认真的看了一眼郑重的李自成,这才轻轻摇摇头,十分诚恳的叹道。

  潞州府他相信李自成是能够安全潜入的,但从他了解的情况看,想要在府内拉起一支队伍来,却是极为的困难。

  并不是说李征已经将治下经营的铁板一块,而是这厮已经将潞州府杀的没人敢起来捣乱了。

  李征既然能够调动这么多人参战,想必后方不可能不放一支精兵镇守,李自成若是潜入潞州府,肯定不会有战马相随。

  一半与对方精锐相遇,在对方的主场中,李自成想逃得一命,估计都有些不可能。

  李自成顿时愣住了,他相信高迎祥不会害他,而且对方也并不是忌惮他立功,所说的话完全是因为他的安全问题。

  直到一个小校看李自成一脸的茫然,好心的给李自成讲述了一遍李征这一年来在潞州与泽州的作为后,李自成终于明白过来。

  这厮简直就是一个魔鬼啊!

  潞州府已经被他杀过两遍,泽州府这边虽然只来了一躺,但从他们起兵杀向潞州府也无人跟随,就可以看的出来。

  这些本地流寇也被他杀的怕了,这种狠人,完全就是他娘的一个地狱中爬出来的魔鬼啊!

  自从流寇退兵之后,双方便再也没有大战过。

  虽然流寇似乎完全没有了战斗的yù wàng,但李征却不敢掉以轻心,哨骑,巡逻队不绝于道,十分堤防对方可能有的突袭。

  一个白天平静的过去了,黄昏时分,流寇却是突然拨营向着来路而去。

  李征心中警惕,并不敢全军压上,只是不断的派出流水的哨骑探察。

  但是收回的情报都是显示,流寇似乎是真的撤军了。不过对方的骑兵早就跑远了,将所有炮灰全部留在后面顶雷,哨骑一到便降者无数,不过因为流寇人数太多,哨骑不敢过于深入,因此根本无法更远的探查原因。

  消息传回全军,潞州营中更是一片欢腾,数万流寇压境,尤其是闯贼亲临的情况下,所有人都在恐惧着更多的流寇源源不断的到达。

  一听到流寇已经撤兵,所有人都欣喜非常,这条老命总算是保住了。至于追击,自李征以降,谁都没这个打算。

  直到第二日上午,从长治城紧急传来消息,李征这才松了口气,明白流寇是真的撤兵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