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一三九章 镇抚官
  次日一早,主管户籍田亩的主薄家中,便多了三百两纹银。

  既有上官打招呼,又有银子开路,赵主薄的办事效率出奇的快。三日不到,一本誊抄过的田亩黄册便送到了李征手中。

  上面不仅详细的说明了无主之地,而且在一些田亩上,还标注出了卖田的缙绅子弟。

  有了这田亩黄册的帮助,李征的田地收割计划进行的极为顺利,半个月的忙活过去,高平县的田地已经大半成了李征的私产。

  虽然高平县是山地较多,但是架不住数量众多啊。

  十数万亩的田地收入囊中,李征感觉自己的人生又再一次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这半个月来,被抽调而来的潞州军,也陆续抵达泽州。

  在李征的调度下,开始向着泽州府各地驻扎而去。

  手中有刀,胆气便足。

  在拥有了绝对的优势定,李征也开始统一泽州军权的行动,核定各地原驻军的兵员,裁汰老弱,追讨被各路神仙侵占的军田,解放众多被拉了佃户的军户,各项改革不断的推进着。

  当地的官兵,虽然大多心中怨恨,但却无人敢发声。

  李征这屠夫不仅心狠手辣,更是有绝对的武力优势,更兼知府大人在后支持,他们完全翻不出来任何的浪花。

  不过,世事并无绝对。有压迫,总有反抗,总有人会站出来。

  但李征没有想到的是,第一个跳出来反对自己的人,竟然是自己刚刚升了对方官职的人。

  “将军,有人闹事了!如今此人已经被押到泽州,等候将军处置!”

  李悦一溜小跑着过来,眉目中也多了一些杀意。

  “闹事?”李征冷哼一声,时至今日,在这泽州府的地盘上,还有谁敢于站出来闹事?

  “卑职顺平堡百总韩严,见过李副将!”

  不多时,一个魁梧的汉子被带到近处,嘴上说见过将军,但身体却没有丝毫的动作。

  话语虽然恭敬,但是语气中却是没有多少恭敬在里面。

  李悦等人勃然大怒,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居然敢用这种态度与李征说话,也是让他们个个怒不可遏,怒目而视。

  但是李征并没有什么表示,他们也只能恨恨的盯着这人,大有李征一言而出,便即拨刀砍人的样子。

  “起来吧!你是因何事被押来此处的?”

  李征没有生气,只是眉头皱了皱,这些经过一番裁汰,现在还能居于官位者,无不是军中的翘楚。

  这些人都是自己从宁山卫的官军中挑选出来的,看中的不不仅仅是他们为本地人,还因为他们还有几分军人的血性。

  “卑职等明白,也是早早便来到顺平堡守卫!”

  来人昂着头,大声的回应道。

  对于这人的跋扈,李征皱了皱眉,接着说道,“你们我也调查过根底,并没什么大错,本官也无意拿你们立威。你们回去好好做事,将我的命令传下去,努力开垦田地。”

  “大人,当兵吃饷为进行卖命,原所应当。但是不知道我们的欠饷何时能下发?弟兄们大多已经饥寒交迫,若是没有足够的口粮,根本没法进行开垦!”对面响亮的声音响起,说话之人目光炯炯的盯着李征,毫不示弱的盯着李征。

  “好胆!敢如此跟大人说话!?”

  一旁的李悦怒目而视,右手按在刀柄上,只等李征一声令下就上前收拾这个狂勃之辈。

  “卑职只是一个军汉,原本是柳树店堡百户。之前因为为兄弟们讨要欠饷时被降为小旗,承蒙你看的起,将某再次提升为百户,但这事关着兄弟们生死,也不得不争!”

  韩严倒是十分光棍,根本无惧李悦的威胁,只是无所畏惧的盯着李征。

  李征制止住就要发飙的李悦,心中也是一阵好笑,怪不得自己当初向泽州府提要求时,那厮会说出一句让自己莫名其妙的话,‘只要你不用上面拨付饷银,我就免你三年赋税’。

  现在算是明白了,余行则根本不指望能从已经完全糜烂的宁山卫收到赋税。

  相反他更是知道自己在这个地方也是欠一屁股的债,若是能用这个地方自己的产出将饷银给抵消了,他更是稳赚不赔。

  这也是自己身为山西南路镇守副将,向已经完全放下人格的葛永辉讨要这人时,那家伙脸上的表情精彩的原因了。

  从目前来看,这人不仅名字不讨人喜欢就算了,连性格也是如此。

  “韩把总,朝廷是数年都未下钱粮了。你要朝廷的饷银,本官是拿不到的。不过卫所清苦,本官可以代为拿出钱粮来发放军饷,只是本官如何相信你不会中饱私囊?”

  对于这种难得一见的真汉子,李征心中也是有些敬仰,故意问道。

  “老……卑职怎么会如此!”韩严一下子如同被刺到屁股一般,跳了起来,这对他来说简直是羞辱,让他差点破口,“若是卑职从中贪没,随大人处置便是!”

  “既然如此!本官也省点力气,只找你好了!前任的屁股老子不负责擦,老子只发放老子任期内的饷银!李悦!立即带韩严去支取本月饷银!”

  李征眼睛寒了起来,盯着韩严道,“韩严,自今日起,你升任泽州府镇守副将处镇抚官一职。负责各军饷银发放,若是我听说下面再有人闹饷,我就唯你是问?你可敢接受?!”

  “大人,若是上面之人从中贪墨,如何处置?”

  韩严虽然耿直,但却不傻。

  “你是镇抚官,自然全权负责此事,如何处置,这是你职权之内之事!当然,若有人不服,只要你证据充足,哪怕是我最亲近的心腹,本将也自会为你做主!”

  李征平淡的扫过所有心腹麾下,铿锵有力的说道,既是警示,也是提前打下招呼。

  “大人此言当真?”

  韩严却是还有些犹豫,质疑道。

  “本官可在此保证,无论是谁将手伸向军饷,本官不仅将他爪子剁了,更会连他伸过来的手臂斩了!”

  李征回答的斩钉截铁,毫无通融的余地。

  “好!卑职愿为大人效力!”

  韩严心中充满了狂喜,跪地说道。

  “起来吧!镇抚一职,必得非常人,但是你就任,我很放心!”

  李征一把拉起了韩严,这个世界还是有些亮点的,不过都淹没在一片漆黑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