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一五三章 追杀
  乌东岭。

  一片漆黑之下,堡门悄无声息的慢慢洞开。

  李征按着佩剑,带着三百铁骑当先牵马而出,慢慢消失在黑暗之中。

  陆平,陈五二人,领着一千五百名长qiāng兵跟随在后。苏浩的五百火铳兵右肩斜靠着火铳,左手虚按腰刀,鱼贯而出。

  没有火把,没有军官的喝令,一切都是在悄无声息之中进行。

  不远处,忽隐忽现的火把光亮还在摇曳着,那是流寇哨骑们。

  夜是如此的寂静,满天的繁星点点,与远处地面上连绵的篝火交相辉映。

  前行不到两里地,流寇大营中突然出现惊天的喝杀声。几乎是一个瞬间,无数的火头开始在大营偏北的方位突然升起,并且迅速的扩散着。

  惨叫声,杀喊声,远远的传了过来。

  “点火把!上马!”

  “各部戮力向前,不破流寇誓不回营!”

  眼见流寇大营已经开始出现混乱,牵马而行的李征再不沉默,翻身上马,怒喝道。

  近三百骑闻令,纷纷晃亮火折,点燃火把,翻身上马,马刀出鞘,直指前方。

  “杀!”

  李征也拔出了佩剑,大吼一声,当先驱马而前。

  “杀!”

  三百铁骑同时爆喝,如影随形,紧紧追随着李征,向着远处火光连天的流寇大营飞驰而去。

  突然出现的火光已经让巡夜的哨骑各个心慌意乱了,而近在咫尺的地方突然亮起无数火把,骑兵奔驰的声音更是让他们完全胆寒。

  黑夜之中,完全看不出来到底有多少骑兵袭来,这些已经心中慌乱的流寇哨骑根本没有迎战的心思,纷纷拨马而回。

  大营中,火光冲天。

  李悦提着一柄厚背大刀,沉重的大刀在他手中如同轻如无物,上下翻飞之下,挡者披靡。

  以他为锋矢,八百官军一路横扫而过,一片哀鸿,尸体遍野。

  这些从睡梦中惊醒,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更没有武器傍身的流寇,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敢于或者无意挡路的,都被砍杀一空。

  无数的火把不断的挥舞,将路过的帐篷一一点燃,漫天的火光更是让人迷乱,根本不知道哪里才是生路,东奔西跑,乱成一团。

  混乱之中更是无法辩明真实的情况,似乎四面八方都有惨叫声传来,无数的人哭喊着,惨叫着,却始终无法明白敌人到底在哪里。

  这边的营帐的混乱,顿时将其他地方的流寇惊醒过来,临近的流寇早就乱成一团!

  虽然偶尔有基层头目试图组织兵力,但他们最后都发现这完全就是无用之功,当人群完全乱起来时,根本就没有办法让他们快速安定下来。

  说到底也是这些流寇根本没有严格的上下从属关系,更没有长时间朝夕相处形成的默契感,碰到紧急情况之下,只能是乱成一团,无法约束。

  但其他大半的营帐中,流寇虽然心中惊惧,但喊杀声尚远,还能勉强约束。

  当领军大将田见秀披头散发的出来后,在他周围混乱的流寇终于开始安定了少许。

  虽然不明白到底官军是如何偷偷越过,他事前已经加强过的哨骑巡查,但如今已经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久经战事的他,并没有慌乱,而是开始快速的集结自己的家丁亲信。并立即下令老营向大旗下集结,只要老营没有乱,他就还有机会。

  不过他显然没有料到官军的攻击速度是如此之快,这些人还没有集结完毕,急骤的马蹄声已经出现在营外不远。

  震天的喊杀声中,粗糙的营地直接被战马跨越而过,数量不详的骑兵直接突入营中,见人就杀。

  原本还算顺畅的集结,顿时就变成了连绵的惨叫声。

  铁骑奔涌而前,任何聚集一团的流寇都成了他们的攻击目标。

  在没有猬集的长qiāng兵抵挡,这些骑兵完全如入无人之境,甚至根本无须提刀劈砍,高速的战马就直接将这些人撞的七零八落,死伤狼籍。

  在骑兵的攻击下,混乱顿时进一步扩大开来,无数被点燃的帐篷火光冲天,时不时还有一两个躲在帐篷中被烧的一身火的流寇凄厉的嚎叫着跑出。

  剧烈的疼痛让他们完全失去了理智,满地打滚之下,又引燃了其他的帐篷,带出了更多的火人,完全就是一幅世界末日的情景。

  李征已经带人连续冲跨了十数股流寇,点燃帐篷也多达数百帐,但流寇的人数实在太多,根本杀之不绝。

  “杀!冲乱他们!不能让他们集结!”

  连续的砍杀大量消耗了李征的体力,他有些后悔自己这段时间纵欲过度,而且又缺乏锻炼,但他却不能停下来,只能喘着粗气,高声的下令道。

  骑兵们却依旧精神饱满,闻令高声回应着,胜利刺激着他们的肾上腺,让他们的体力始终保持在亢奋的状态下,依旧保持着昂扬的斗志。

  奔驰,冲击,砍杀。

  不断的循环着,无数的流寇被杀的鬼哭狼嚎,乱作一团,向着四面八方不断的逃窜着。

  骑兵们维持着高速,如同剥洋葱一般,不断的撕开流寇一层层的防御,直到已经可以看到大营中间那高高树立的‘田’字大旗。

  不过骑兵们的巨大胜利也终于到了终点,经过炮灰们迟滞的时间中,田见秀已经集结了近千的老营。

  这些老营都是清一色的骑兵,是高闯营中最精锐的存在。眼下虽然慌乱,但人数却依旧令远远看到的李征极为忌惮。

  “向左!继续让流寇大营乱起来!”

  电光火石之意,李征便权衡完利弊,直接挥手向左。

  这些骑兵不是他这二百多骑兵能够吃的下的,硬冲只会崩掉一嘴牙,本钱小的李征自然不会去干这种赔本生意。

  二百多骑兵唯李征马首是瞻,见李征拔马向左,其他人便紧随着一个斜切,滚滚向左而去。

  一时间,刚刚躲避过灭顶之灾还没来的及安心的流寇,顿时又是一片惨叫连连。

  看着原本直勾勾奔着帅帐而来的官军骑兵,在百多步外竟然突然一个斜切,向着左边冲杀而去。

  “杀!先干掉这些官军骑兵!”

  田见秀松了口气之后,心中顿时明白官军骑兵的数量定然不会太多。

  “杀官兵啊!”

  官军奇怪的举动摆明了力量不济,原本还惴惴不安的流寇骑兵们个个看的明白。

  听到命令之后,顿时精神一振,向着李征冲杀的方面呼啸着追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