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一六章 李自成溜了
  惨阳如血,寒风刺骨。

  战场上到处都是哀嚎之音,已经全线与官军交战上的流寇们,不断的发出他们生命中最后一声呐喊。

  一道道寒光闪过,一个个鲜活的生活消逝。

  不多时,倒在粮车前方的流寇已经摞上了一层又一层。

  在这种有障碍物隔挡,又是短兵器对上长兵器的战斗,注定只能是一场tú shā!

  激战还未有十分钟,流寇们的攻击决心已经被磨灭的差不多了。

  无数倒在地上的尸体已经告诉了他们一个血淋淋的事实,单靠他们还无法击败眼前的官兵。

  虽然这只是一层单薄的长qiāng队列,但是却如同一道死亡的分隔线,一步之遥,便是永寂!

  一阵风吹过,将眼前薄薄的白雾吹散,眼前那恐怖的场景便毫无阻碍的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围着粮车,地上倒下了一大圈尸体!

  那些都是流寇中最骁勇,最胆大的精锐老兵,但他们却是没有给对手造成什么象样的伤害。

  当胆子最大,技艺最高的那批人死伤一地之后,那震慑效果完全是地狱级的。

  他们这才明白,自己面对的敌人是有多么的恐怖!

  所有流寇都不自觉的后退着,试图离这些魔鬼更远一些,哪怕只是多离开一步也是好的。

  打破沉默的,依旧是火铳兵。

  再一次装填完毕却始终没有机会上前的火铳兵,也是抓住了这个难得的机会,再一次跑上前来。

  当再一次面对黑幽幽的铳口后,所有流寇不约而同的全部转身,拼命的向人群中挤去!

  “放!”

  伴随着一声尖利的哨声,火铳队正便猛的将他的指挥刀劈下。

  “轰!”

  面对只有十数步之遥的流寇,火铳兵们根本就不用瞄准,只需要向着前方开铳便是。

  这一波齐射效果更是吓人,在人挤人的流寇中,生生的开凿出一大片空缺出来!

  动能保持大半的铳子,凿穿力极为惊人,在这些没有盔甲防护的流寇身上,更是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基本上都能做到命中并凿穿一人的身体,然后将其向前那人击倒。

  这一波齐射如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整个流寇队伍直接开始了大崩溃!

  无数的人撤腿就跑,根本不管到底向哪个方向。

  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离这些魔鬼越远越好!

  小山坡上的李自成,更是早一步便开溜了。

  在战局开始数分钟后,李自成便明白此次是中了计了。

  而且对方处心积虑的安排出这么一场大戏,岂能没有后手?

  一想到可能的埋伏,李自成连呜金收兵都不打算用了,直接带着几个亲信部将,向着来路便落荒而逃。

  面对不可敌的对手,逃跑并不丢人,留得青山在,那怕没柴烧?

  不出李自成的预料,在将流寇完全击溃之后。

  押送粮草的这伙官兵,便直接拿出藏匿在粮车上的号角,十数柄悠长的号角同时发声,声震四野!

  号角声响起之后,呐喊声顿时从四周不断传来!

  急骤的马蹄声第一个出现,数百骑骑兵抽打着战马,铁蹄奔腾的声响敲碎了干涸的大地,雪亮的马刀覆盖了天穹!

  斜斜杀出的骑兵,顿时将正在逃窜的流寇截为两半,无数战马急骤之下,任何挡在前面的人,都被无情的撞飞!

  马刀不断的挥舞着,拼命逃窜的流寇不断的伏尸于地,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别说这种大溃败之时,就算这些流寇并没有大败,而且结成阵势,但只是依靠手中的短兵器,他们也根本抵挡不住铁骑的摧残!

  “降者不杀!”

  铁骑往复奔驰,将一个个奔逃的流寇斩于马下,更是不断的喝斥着,令这些流寇原地投降。

  听到招降命令,许多流寇都是松了口气,急忙扔掉兵器,老实的跪于道边。

  就算骑兵们追杀过去,也依旧无人敢于起身。

  毕竟不远处,那些无敌的长qiāng兵和火铳兵,已经快速的接近过来,既然对方愿意受降,那他们可不想赌那些要命的火铳打不中自己。

  解除了这些人的武装,官兵也没有为难他们,留下数十人荷qiāng实弹的看押着他们。

  主力兵马依旧不断的前进着,去抓捕更多的逃兵,以免他们四散逃入各地生事。

  半个小时过去,骑兵们终于返回,人人刀口带血甲衣鲜血,许多人须发皆红。

  在他们前面,则是一望无际的俘虏rén liú,粗略一数,至少也有两人千余人。

  “老王!可有抓到那李自成?”

  见到骑兵回来,陈五便急忙迎了上去,高声询问道。

  “除了零星的,其他所有流寇都已经被截住了,不过并未听俘虏说起李自成!一会儿将这些人好好审一遍,说不定混在人群中了!”

  王永摘下兀自滴血的头盔,不以为然的说道。

  “将军可是交代过,这流寇杀的再多也无用,算不得什么功劳,李自成才是将军最想要的!”

  陈wǔ bù断的扫视着俘虏们,沉声说道。

  “也不知道那李自成有何能耐,竟然得将军如此重视?”

  王永摇摇头,有些纳闷的问道。

  “这个俺也不知道!不过将军交代过的事,怎么也得上心办。反正将军这些年就没有做过无用之事,这李自成肯定是大患!”

  陈五也不清楚其中缘由,不过既然是大人的意思,那他就会毫无保留的去执行。

  “这话倒是不错。将军既然点名要找这李自成,肯定不有大人的理由,一会儿要好好审查一番!”

  对于李征的眼光,王永自然是不会怀疑的。

  “报!两位将军,哨骑发现数十人沿着山路入山了!”

  正在两人商议如何审问之时,一骑快马而来,报上了这么一个消息。

  “不好,这肯定是李自成一行人!没想到这厮倒还真是滑溜,竟然早早便溜之大吉!”

  王永一听便道不好,这数十人明显是他进入战场之前便离开的,否则绝对逃脱不了他麾下骑兵的追杀。

  毕竟来之前,李征可是千叮咛万嘱咐的,不可放过一人,尤其是要抓到那带兵的李自成。

  若是在战场之时便发现,无论是不是,他都会派一小队骑兵追杀,不可能放着他们就这般溜了。

  “八成是这厮!”陈五也是叹气,拍拍脑袋恨道,“若非之前战场一片混乱,怎会走掉了这厮!”

  “算了!说不定只是一小队运气好的流寇,大鱼还在这里,咱们还是先看好这些俘虏,别再让人给跑了,先审问一番,若李自成当真溜了,也只能等回了乌东岭再请罪不迟!”

  王永还是抱着一丝希望,不甘的道。

  陈五撇撇嘴,不过倒也没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