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一七八章 出帐相迎
  流寇的抵挡显得很无力,缺乏拒马qiāng之类对付骑兵的武器,再加上组织松散,完全就是一面倒的tú shā!

  面对着这种只懂得将后背留给自己的蠢货,骑兵们甚至都无需挥砍,直接横刀于侧,借着高速的战马奔驰,直接将侧面的敌人的脑袋,一个个的留下。

  流寇此时已经完全崩溃,无数的人哭嚎着,推挤着,只为找出一条生路。

  无数的人被同伴推倒于地,一旦倒下,那便再无站起来的机会,无数的大脚会将其活活踏成肉泥。

  身后的战马奔驰声依旧不停,甚至越来越近,背后传来的临死惨呼声更是密集的令人发疯。

  在生存的yù wàng下,无数的流寇开始挥刀向着挡着自己的同伴,希望能够杀出一条血路!

  但他们的努力终究是泡沫,他们的杀伐速度根本比不上疾驰的骑兵!

  只是数分钟时间,五千官军骑兵已经将流寇完全凿穿!

  无边屠戮,人马皆赤!

  “整队!”

  祖宽轻轻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斩马刀再次扬起,滴血的刀尖遥遥指向不远处已经开始半疯狂的流寇。

  骑兵的整队并不容易,尤其是数千分属不同地方的骑兵。

  辽西的骑兵整队速度最快,山西方面的骑兵还在上官的喝斥下不断的聚拢阵形之时,辽西骑兵已经整理完毕。

  “杀!”

  辽西悍将祖宽只是一个简单粗暴的杀字,便再一次一马当先冲锋而前,完全不顾及后面山西骑兵还未整队完毕。

  眼前战机难得,流寇还有数万之众,肯定不可能给对方太多时间安定人心。

  在辽西骑兵再一次高速杀入流寇中时,山西骑兵也终于整理好队形,随着辽西骑兵打出的缺口,尾随而入。

  这一次冲击,流寇直接原地崩溃,无数的人影逃的漫山遍野都是。

  五千骑兵毫不迟疑,直接散开阵形,在背后展开无休止的追杀。

  田见秀此时再不复之前的从容,头发披散,胸前的锁子甲上,还有一道十分明显的刀斩痕迹。

  带着百多老营骑兵,亡命的飞奔向南。

  这些官军骑兵委实太过于强悍,一次冲锋之下,他身边的五百老营,就只剩下这么点人。

  尤其那个直直奔着自己而来的明将,更是令田见秀有些亡魂皆冒,一刀之下,不仅将他的长qiāng斩断,更是余势未消,重重的劈在自己盔甲之上。

  若非这盔甲还算精良,这一刀直接就可以让他变成两截尸体!

  挨下这一刀不死,田见秀已经完全放弃了继续战斗的打算,直接打马来了一个斜切,从战场边缘疯狂南逃!

  他知道他的数万儿郎已经救不了了,在这伙亡命的官军骑兵刀下,能逃出多少完全就只能看运气。

  如今他唯一的想法便是逃,逃的越远越好,这些骑兵并不是他能够对付的。

  若是换作乌东岭一战前,两千老营在手的他,也许还能跟他们掰掰手腕。但眼下元气大伤的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招架之力!

  “报!”

  “报督师!祖将军派人来派,荥阳流寇已经被一扫而空,阵斩过万,流寇伏尸数十里!”

  “缴获粮草过万石,降者无算!”

  在距离战场十数里外,滚滚大军向前行进之时,一骑飞马而来,在马上急速的说道。

  “好!旗开得胜!祖将军威武!”

  卢象升狠狠击节,由衷的夸奖道。

  “如今祖将军在何处?”

  “将军如今还在追击之中,从俘虏处听得还有一路流寇偏师于在谷子镇附近,将军如今已经率骑兵清剿而去!”

  探马显然已经得到过交待,快速的说道。

  “回去告诉祖将军,不可大意轻敌!”

  对于祖宽这种求战心切的作法,卢象升十分的欣喜,但还是交待了一句。

  “遵命!”

  探马在马上抱拳行礼,拉转马头,再一次向着远方奔驰而去。

  十数里的距离,原本是需要一天的时间,但在胜利的刺激下,再加上卢象升心中惦记着那数量巨大的粮草,一直催促行军,终于在两个时辰之后到达。

  但当到达之前的战场之时,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眼前的场景委实如同人间地狱,无数残肢断臂处处可见,伏尸于地的流寇更是一眼望不到边沿。

  时不时还有受伤未死的流寇在地上shēn yín,鲜血已经有些干涸了,但是只看大地处处暗红的踪迹,这一战杀伤委实惊人!

  眼见天色不早,卢象升便下令清理战场,战场之上的流寇,无论死活,基本上都是挖坑直接埋掉。

  这个季节,天气已经开始转热,若是留着这些尸体暴尸荒野,指不定又是一场声势浩大的瘟疫发生!

  如今汇聚而来的官兵都是战场上的老手了,对于这种场面很多人都习以为常,根本无人害怕恐惧。

  这一番忙活又是天色将黑,在听到全军晚上加餐的将令后,所有官兵都欢呼起来。

  这一路行来,清剿的流寇数不胜数,虽然大多人数都不多,所储备的粮草并不多。

  但架不住数量多,积少成多之下,如今卢象升的粮草储备不断的稳步上升,虽然还说不上后勤无忧,但是起码短时间内已经无需考虑粮草问题。

  是夜,卢象升难得有兴致的开了一场酒宴,庆祝今日的大捷。

  军中酒水并不多,说是酒宴,也只是一人一杯,意思意思而已。

  众将围坐于一帐,喝酒只是次要,重要的是安排即将到来的双方决战,到底该如何朝廷。

  “汝州游击将军左良玉左将军率军前来汇合!”

  正在卢象升紧盯着地图,心中思索着时,一道响亮的声音从帐外响起。

  得到卢象升允许之后,一个昂藏大汉掀帐而入。

  一听到左良玉这个名字,李征也是来了精神,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历史知名人物。

  这是一个长相俊秀的中年人,一身盔甲鲜明,按剑而立之时,倒有一些渊停岳峙的名将风范。

  “呸,真他娘的可惜了这一副好皮囊!”

  看着左良玉从容不迫的行礼,对这家伙日后所做所为心知肚明的李征,不由在心中也暗暗骂了一句mmP,感叹一声真是人不可貌相。

  “左将军来了,快入座吧。”

  卢象升对于一个小小的游击,自然是不会怎么关注,客气的打了一声招呼后,便命人取来碗筷,令其入席不提。

  “祖将军回营了!”

  正在众人准备再一次聆听卢象升战略安排之时,又是一道声音传了进来。

  “哈哈!祖将军终于回来了!诸君,且随本督一起迎迎!”

  听闻祖宽回转,卢象升脸上顿时露出欢喜,大笑着招呼众人一起出帐相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