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一九三章 终于出现了
  双方接触的一瞬间,骨髓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

  山西骑兵的战马发出一连串的悲鸣声,最wài wéi的战马几乎被直接一扫而空。

  流寇也不好受,最先前锋至的流寇骑兵,几乎全部被惯性狠狠的甩出十数米远。

  这些人一瞬间便被山西营的骑兵斩杀一空,但后续的骑兵因为他们的牺牲,得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连绵不断的骑兵不断涌入,虽然速度明显降了下来,但人数却是不断增多。

  反应过来的山西兵,面对扑上前来的骑兵,丝毫没有退让,qiāng捅刀砍,死战不退。

  不是他们不想退,而是他们明白后退的后果。

  在山西与北虏打了这么多年,他们十分明白这个时候退让会有什么后果!用人命不断向前堆,前赴后继!

  寸步不让的抵抗,终于取得了极大的成果。

  流寇第一波冲击无果后,骑兵便成了靶子兵。每一个冲近但无法高速移动的骑兵,都要面临数人甚至十数人的围攻。

  这一刻流寇骑兵的损失立即翻番的向上增加,而山西兵的损失却是断崖式的锐减下来。

  当明白无法一鼓作气冲垮山西兵之后,流寇明智的选择暂时撤兵重整。

  趁着流寇后退重整之际,山西兵终于有工夫重新布置战马,形成环形防御圈。

  缺乏盔甲与重武器的流寇骑兵,是清一色的轻骑兵,冲击力极为有限。

  随后虽然悍不畏死的连续冲击数次,但在立稳了脚的山西兵面前,他们的成果却是有限的紧。

  若是时间充裕,流寇骑兵可以拿出十多种办法将这伙明军完全歼灭。

  但对方大援就在旁边不远,短时间内流寇根本没任何办法快速击溃这些已经结成阵形的明军。

  这一次突袭总体来说,流寇与山西兵之间的交换差不多一比一。

  双方一时间没有办法奈何对方,也只能不断的用弓箭相互招呼,但流寇胜在机动,来去如风,官军则是有战马作为掩护,更兼盔甲齐备,这种马上轻弓,杀伤作用都十分有限。

  不同于狗咬刺猬无法下口的山西兵,辽西骑兵却是遭了大难。

  由于将后背扔给了对方,这边追击的流寇伤亡十分有限,但收获却是难得的大。

  就在辽西骑兵奔回大军掩护的这短短数里之地,他们损失的人马已经超过了一千!

  更可怕的是,剩下的骑兵完全一副惊弓之鸟的模样,之前毫不容易积累起来的气势,荡然无存,完全一副脱毛凤凰不如鸡的模样。

  比起在中军旗下暴跳如雷的卢象升,李征倒是一副很淡定的模样。

  甚至觉得这个时候的辽西铁骑才符合自己的认知,这个历史上将能打的道友全部坑了个遍的存在,不做出这种事才令人奇怪。

  虽然这个世界与自己知道的那个时代,已经改变的太多,但有些根本还是无法改变的。

  比如高闯如今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李征的认知。唯一令李征安心的是,关宁军还是那个关宁军,依旧那么的上不得台面。

  空有全大明最豪华的装备和最充足的粮饷,却依旧猥琐的可以,一样的欺软怕硬。

  反观山西兵虽然粮饷基本靠拦路打劫,但是士兵们的敢战之心却远强于这些关宁兵。

  尽管被流寇骑兵围的水泄不通,但一番顽强抵抗下来,伤亡竟然还没有逃跑的关宁骑兵多。

  突然遭遇到流寇骑兵,卢象升尽管对关宁骑兵的表现十分愤怒,但还至于让他乱了心神。

  战鼓敲响中,官军开始迅速变阵,由锋矢阵快速转换为攻守皆备的鹤翼阵。

  看着官军缓缓压上,已经失去了速度的流寇骑兵不得不后退重整。

  这一次山西总兵虎大威率军顶在最前,无论于公于私,他都必须要打这个头阵。

  数千人猬集一团,刀盾手顶前,长兵器居后,最后方弓箭手搭箭掩护,缓慢但却极为坚定的向着前方不断推进着。

  在骑兵面前,步兵没有原地固守而选择攻击前进,这种行动的危险性可想而知。

  流寇骑兵当然不可能这般放任官军解围,万余骑兵不断分进合击,虽然能够在奔驰的战马上拉弓射箭的人并不多,但倏忽来去的骑兵却更为可怕。

  因为你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化虚为实,直接冲锋而来。每当骑兵冲近,官军就不得不停步防御,这种情况下山西军的行动完全慢如蜗牛。

  混乱的战场上,箭矢一刻不停的落下,双方都时不时有人中箭倒地。不过这点伤亡还无法动摇两军,他们仍然在坚持着,寻觅着对方的破绽之处。

  好在流寇骑兵也不敢真的大举进攻,因为山西兵并不是孤军作战,一旦不能迅速突破官军阵势,陷入胶着状态之路,那随后而来的官军主力就能一口将他们给吞了进去。

  在卢象升的指挥下,各部官军你停我进,你防我攻,相互之间配合良好,流寇骑兵始终找不到太大的疏漏进攻。

  这个过程中,流寇骑兵不断的骚扰攻击,也令打前锋的山西兵吃足了苦头。

  在山西兵艰难前行之时,此时祖宽已经灰溜溜的来到卢象升身边,正被卢象升劈头盖脸的痛骂着。

  “祖宽,本督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立即整军再战,若是再有战场逃遁,三尺军法为你而设!”

  好在卢象升明白如今事情紧急,忍住小爆脾气,没有当场斩了祖宽,勒令他立即重整队伍,配合大军求援被围的山西骑兵。

  此时大明进行的戴罪立功,可不是数年后那完全如同场面话一般的,尤其是说这话的人是卢象升,那还真是戴罪立功!

  也就是说,这次祖宽拿不出来象样的成绩,还真的会被拿下并一刀两断。

  “此战有死无生!一人退杀队正,一队退杀全队!老子把话撂这了,谁不给老子玩命,老子回去就玩他全家的命!”

  被卢象升逼上绝路的祖宽,自然也将这股戾气发泄在自己麾下身上,不仅百余家丁齐齐上阵,更是发下狠话。

  看着杀气腾腾的祖宽,辽西骑兵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这种连坐委实令人恐惧。

  被逼上绝路的祖宽,带着被他逼上绝路的辽西骑兵,再一次踏入了战场。

  有了骑兵的配合,山西兵的进度立即快了不少。

  事实证明,辽西骑兵战力不低,装备精良的他们,攻击力十分犀利,唯一欠缺的也许只有勇气和韧性。

  在死亡的逼迫下,辽西骑兵的战斗力直线上升。

  流寇骑兵显然没有料到,辽西骑兵竟然还敢卷土重来。一个照面便被祖宽杀的人仰马翻。

  后面的山西兵顿时加快脚步,沿着辽西骑兵打开的通道,快速与自家骑兵汇合一起。

  “呜呜呜……”

  号角声不断响起,流寇骑兵们闻号便快速摆脱官军骑兵的纠缠,如潮水一般的退却而去。

  等到骑兵扬起的满天烟尘渐渐消散后,无数的步兵黑压压的铺天盖地而来。

  高闯的主力军,终于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