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204章 看到了希望
  就在河南人几乎要脱口答应之时,另一个山西人看不下去了。

  “额说老崔头,你就积积德吧!看看他们这可怜模样,你还要这般坑他们,良心过的去么?”

  那人一把拉过河南人,冲着之前说话的老崔头瞪了一眼,气愤的说道。

  见到河南人一脸蒙的模样,这人爽朗一笑,道,“这老崔头良心坏了,莫要听他的!”

  “这里的荒田每户可以分得十亩,头年不用纳粮,第二年开始每亩收赋两斗,耕种十年便归耕种之人所有。”

  “就你老张头事多!”

  被坏了好事的老崔头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后者一眼,不忿的说道。

  “种子不要钱,还是干活不用给吃的?老祖宗都说了,这万事头三脚难踢,额给了帮助,不能收点好处?”

  “好象没了你老崔头,这天下人就活不下去了?种子官府可以借贷,头一年吃的也可以借贷,利息肯定比你这黑心肠低的多!你敢说,你给的东西是白送的,毫厘不收的?”

  老张头显然十分清楚老崔头的尿性,十分不屑的说道。

  “你!”

  老崔头原本被一激,张口便打算说自己啥也不要,但仔细一想,这一年的投入可是海了去了,若真的分毫不收,那他还真办不到。

  “啥?”

  这个劲爆的消息顿时让这个河南流民傻了眼,他完全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好事。

  “官府给种子,还免田赋?利息能低到啥程度?张老哥,你是大好人啊,可得给俺细细说说。”

  河南人眼睛一亮,急忙拉住老张头,兴奋的问道。

  “行,反正左右无事,额便跟你们说道说道。”

  老张头一屁股坐在道边,乐呵呵的说道。

  “要说这泽州,在李将军来之前,跟你们哪边没什么两样。到处都是土匪杆子,土匪来了一遍,官军又来一遍,啥都剩不下。”

  “今年李将军来了,流寇便绝迹了,土匪杆子也被剿了大半,剩下的没被剿的也都已经跑远了。”

  “如今的官军大多都是咱们自家的子弟,又有严厉的军纪约束,别说祸害人了,就算有些老百姓无意冒犯,他们也只是客客气气的请人离开,根本就不动武哇!”

  “老汉我活了这几十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官军。不祸害百姓,专杀祸害百姓的土匪流寇们,有他们在,咱们放心的很啊……”

  老张头上了年纪,这一开口便收不住话匣子,唠唠叨叨的说了小半个时辰。

  但是这些围聚过来的河南难民没有一个不耐烦的,只是听听这些官军的事迹,他们便觉得这里真的是一片人间乐土。

  “这你杀来,我杀去,额们这儿的人已经十家去了七八家,这田别说这兵荒马乱了,就算没有这些土匪流寇,平常人也是不敢种的,官府收的赋税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根本种不起啊!”

  “这人少了,荒田也多了。李将军就收了这荒田,分给愿意耕种的人,更是立下规矩,每户只能申领十亩荒田,这头一年免赋,来年每亩收赋税两斗!”

  “不仅如此,李将军还体恤民情,知道咱们手中根本没有种子和口粮,还特别恩准,任何人耕种荒田的人都可以向他借贷粮种和口粮。三年之后必须还清,每石多收一斗的利子。”

  老张头叹了口气,这辈子遇到这样一个好官,已经完全值了。

  “只收一斗利子?没有利滚利?!”

  河南难民们无不倒吸一口凉气,这哪算什么利子,完全就是万家生佛的活菩萨啊!

  接触过借贷的人都知道,这个时代也许之前只是借一两银子,但一年后可能就得还数两了,若是一年后没能还清,那未来别说本金了,就只是利息就足够子子孙孙不停背下去了!

  “是啊!所以说你们来山西,算你们命好!安定个一年,你们也能象老汉这样,起码不愁吃不上饭了!”

  老张头拧开自己腰间的葫芦,咕咚的灌了口酒,得意洋洋的道。

  居然还喝的起酒!

  而且还不是逢年过节!

  闻着那已经多少年没有喝过的酒气,许多人只感觉喉头发干,眼睛都有些冒绿光了。

  “老哥,那你们这边赋税只有两斗么?不会有其他杂税?”

  一个河南人小心翼翼的问道,他家乡中的正税不算什么,其他火耗、摊派,杂税才是要人命的东西啊。

  “没有啊!敢乱要的小吏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唔,就这两三个月前的事。嗯,当时也是李将军出的手!杀的好,这些天杀的害民贼!”

  老张头一说到此,不由的翘翘大姆指,觉得痛快异常。

  河南人都有些发晕了,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这里真的与天堂没什么两样了。

  “大哥,你看俺能领十亩地不?”

  “俺到哪里领田?”

  “要找谁才能办?”

  不过河南人只是愣了片刻,便兴奋的连珠价的问了起来。

  “你们应该没问题。你们不是跟着将军来的么?想必将军肯定会有安排的。”

  后面的那个好心人指了指李征的大旗,善意的提醒道。

  在河南人身边的众人,都是听到了这个惊人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之下。

  不一会儿,整个河南来的流民都知道了这个惊人的消息,原本还算平静的队伍,不多时便开始沸腾起来了。

  原本平静的队伍开始出现嘈动,正在吃饱的亲卫营顿时警惕的扔下饭碗,抓起武器便开始戒备。

  这是很久已经没有发生过的事了,自从一天给一顿饱饭,而且去留随意之后,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再闹腾了。

  眼下进入山西,终于可以松口气之时,却是突然出现这种情况。亲卫营在警戒准备弹压之时,心中也是充满了疑惑。

  “李菩萨,给小的们一条活路吧!”

  “李大人公候万代,俺们要开荒!”

  “俺们有力气,俺们可以第一年就交税!”

  “……”

  令亲卫营安心的是,虽然人群兴奋异常,人人七嘴八舌的呐喊着,却是没有一人向前一步。

  就好象前面就是有一条无形的深渊一般,人人都是满脸的期待,却没有越雷池一步。

  “不用急,本将带你们回来,自然会给你们一条活路,大家先安静,过几日自会有安排!”

  在万众瞩目之下,李征分开人群,高坐于马上,朗声说道。

  “多谢将军!”

  无数的人欢呼雀跃,轰然之间便跪满了一地。

  尽管李征只是一句小小的承诺,但他们却是已经看到了希望,在这个人命如草芥的时代,唯一令全家老小活下去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