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228章 收获满满
  当李征调派的长qiāng兵到达预定位置后,流寇前赴后继的突围就完全成了无用之功。

  躲的过两侧火铳的夹击,在数百长qiāng兵面前,数量大减后的他们挣扎显得如此无力而苍白。

  战斗的热度在天色将黑之时,便开始慢慢的消退下来。

  举着火把进攻,那完全是将自己弄成潞州军火铳兵的标靶,但不打火把的夜战,对于大多都是夜盲症的流寇来说,未免太过于为难了。

  相反吃的饱且营养充足的潞州军士兵,则完全没有这种劣势。他们中大半都没有夜盲症,夜战、骚扰战更是潞州军的拿手好戏。

  这个夜晚,流寇就没能安睡片刻。

  潞州军层出不穷的各种偷袭活动,进行的如火如荼,根本就没有消停的迹象。

  官军火铳兵首先发言,他们的目标就是流寇中敢于举火把的家伙,不断的火铳声和那些执着火把的倒霉蛋们纷纷倒地的之后,所有人都开始对火把如避蛇蝎。

  但只这样还不够,任何在火把照耀范围内的流寇也成了下一步被打击的对象,逼的流寇们不得不远远避开火把照耀的范围。

  偶尔一些悍勇的流寇迎着火铳发出火光的方向冲去,但他们无一例外成了qiāng下亡魂,剩下的睁眼瞎,只能不断向里面挤去,躲避着远处火铳的轰呜。

  这个形势就很绝望,弓箭射不到对方,步兵冲锋又不知道该冲向哪里,完全就是待宰的局面。

  wài wéi的流寇不断的被袭击,若是火铳齐射还好些,但碰到执刀潜行的官兵,这些流寇就如同见了鬼一般,不断的被人砍翻在地,却始终看不到对手在哪里。

  这种局面下,流寇们终于承受不住这种可怕的局面,开始崩溃了。

  黑灯瞎火之下,任何出现在自己身边的脚步声,都会被神经紧张的流寇直接用刀招呼过去。

  有第一个人挥刀,自然有第二个,第一百个……

  流寇营啸的出现极为突然,但是蔓延的速度却是出人意料的快。

  一刻钟不到,几乎被围住的所有流寇都开始相互砍杀起来。

  而始作俑者——潞州军,却是只能满头雾水的退了下来。毕竟前方那群已经半疯狂的流寇委实太过可怕了,任何靠近的人都有可能会被短刀分尸。

  在杀喊声一浪高过一浪的情况下,连火铳兵都慢慢停止了射击,数天高密集的战斗下来,火铳兵手中的燧发qiāng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也该停下来保养一番。

  流寇这一轮的营啸,官军都是搬着小板凳,乐呵呵的坐看着。

  时不时有火铳兵上前凑一下热闹,然后便坐等结果便可。

  唯一令李征觉得不爽的是,因为流寇营啸而放松了警惕,被一伙数百人的流寇趁夜脱逃。

  这些人明显极为熟悉地形,而且还不存在夜盲症。数百人潜行至一处哨所外,在混乱的营啸声中,根本没有人察觉。

  突袭之下,数十人的哨所根本无力阻拦,只能抱团抵抗并且示警。

  但等到增援到达之后,这些人早已经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头脑冷静,并且擅于观察形势,而且还有组织力和执行力,越过哨所毫不恋战,这些人明显不是一般人,应该是这伙流寇中的高层。

  虽然跑了这些大鱼,但李征也不以不意,反正他也没打算得到多少功劳,近期他已经是升无可升,功劳再大点的话,若是将他调出潞州府,那才是得不偿失。

  如今稳定的割韭菜才是王道,这一波数千韭菜割完,他虽然失了面子,但却得了里子,低调才是王道。

  流寇的自相残杀一直持续了一夜,直到天色拂晓之时,这才慢慢停歇下来。

  一晚上的歇斯底里,令得流寇们不仅仅是体力上,精神上也都大都趋于崩溃状态。

  一晚上的厮杀,更是令得流寇数量急剧锐减,等天明时官军四面围聚而来时,幸存的流寇已经三不存一。

  剩下的人也大多没有反抗的意愿,官军上前时便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趴在地上,完全没有了任何的斗志。

  浑浑噩噩的流寇们被官军驱赶着,一个个搜身后赶进临时的战俘营。数量已经锐减至一千六百余,而且个个带伤,其中许多人甚至都已经开始出现昏迷。

  在流寇的临时营地中,到处都是死状凄惨的流寇士兵,各种武器物资扔的到处都是。

  若非这些人晚间根本不敢打起火把,那疯狂的rén liú绝对会点燃任何看的见的东西,烧毁所有的物资,现在估计处处都是浓烟和烈焰。

  不过现在这些东西已经全部姓了李,粮草并没有多少,那百多石的粮食对于近万的流寇来说,可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打扫战场中,金银占据了大部分的收获,其他则是各类金银首饰,以及大量的武器。

  最奇葩的当属众多的地契,李征不无恶意的猜想,这些斗大字不认一担的家伙们,估计以为抢到了地契,以后便会有了田地。

  打扫战场的工作一直持续了一个多上午,各部终于将战场清理完毕,得益于众多的俘虏们,潞州军甚至还能奢侈到,给这些死去的流寇们,挖上十数个大坑,让他们入土为安。

  这过程中,自然少不了血腥,在打扫战场之时,只要发现有人私藏钱物,那等待他们的就只有一刀之厄。

  而且潞州军还不是吓唬人的,无论私藏多少,哪怕只有一丁点的碎银子,也会直接葬送掉他们的性命。

  整个过程中,陆续两百余首级被不断用树枝高高挂起,借此震慑人心!虽然还有人可能忍不住贪欲,出现私藏,但是大多数人已经被吓破了胆。

  而且打扫完战场的最后一次搜身时,就会告诉这些人,贪婪会付出多么大的代价。

  李征在一处矮山上,不断的汇总着各部报上来的收获。

  这一次斩获极多,之前全线压迫攻击,至少有毙伤一千余流寇。而随后的流寇营啸,更是葬送了数千鲜活的生命。

  这份功劳虽然李征不想要,但各部的功劳还是需要以首级来证明的,而且首级计功也是给卢象升的交代。

  如今的潞州营已经不再以首级计功,而是按照战场出力大小,以及任务执行程度而定。

  这一躺最大的收获便是六七万两银子,以及数千两的黄金,有这些东西在手,李征觉得这次出兵已经完全回了本。

  正在李征乐呵呵的看着帐本之时,卢象升的传令兵又一次飞奔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