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248章 未知的前路(2/3)
  没有粮草的后金大举从宣大毁关而入,肆虐三晋之地。

  后金兵分四路,于六月二十至七月初八之间破口而入。

  而大明对于察哈尔人与后金之间的决战,基本的国策是坐山观虎斗,地方文武更是为了保存实力,甚至连哨骑都不敢踏出塞外一步。

  因此明军上下对后金的军事行动一无所知,直至“奴四路纷来,至墙下而始觉”。

  宣府守兵固守坚城,守将及时发现后金内应压门的企图,带领家丁当场将之斩杀殆尽。

  当后金军以为内应得手之际,城上统炮齐呜,后金顿时吃了一个小亏。

  几番佯攻之后,眼见守军没有动摇的迹象,不愿在兵疲马惫之下死磕的后金军,便主动退却。

  宣府走不通,皇太极退走应州方向,向西发力,兵掠大同,攻陷得胜堡。

  大同总兵曹文诏并不是一个好脾气这人,眼见后金寇击大同的兵力不多,只有两三个牛录的战兵,人数在四百人上下。

  当机立断便出动三千铁骑,打算来一个开门红。

  曹文诏的决定并没有错,三千铁骑对阵后金的前锋,并没有任何的疑问。

  没有预料到明军竟然敢出城野战,后金前锋惊惧之下并没有应战,直接转身而逃,是役斩杀后金骑兵十数人。

  但当后金主力到达之后,曹文诏却是大败于许家堡,只能退回大同死守城池。

  京师震动,诏令总兵陈洪范守居庸,巡抚丁魁楚等守紫荆,雁门。

  眼见猛将曹文诏失利,各路明军顿时战意全无,只能龟缩城中死守城池。

  中路军阿济格、多尔衮、多铎自龙门口入边,击败明参将马步兵。进攻龙门,未下,率两黄旗每牛录兵五名,往略保安州一带,攻克其城,杀其守备,略取沿途村堡,会皇太极于应州城。

  西路军代善父子等入边后,攻克得胜堡,尽歼明兵。明城守参将李全缢死,镇堡民弃城而逃。

  东路军德格类兵,入独石口,沿途攻略,镶蓝旗宗室艾度礼、固山额真宗室篇古攻取长安岭,杀其城守备,转攻赤诚未拔。

  大军围攻保安州,知州阎生斗集吏民拒守,城陷被执,全家浴火而死。

  此次入寇的入口——宣大二镇,则是全面戒严,各城守军只能龟缩城中,坐看建奴肆虐于外。

  无数没有防御能力的村镇也是不断的告破,建奴拿走所有能够搜集到的粮草,杀光了所有能够看到的老弱,更是将青壮掳掠一空,为他们解押粮草。

  众多的物资和俘虏的壮丁身后,是他们原来的家,不过,现在却是在一片火光中成为废墟。

  偶尔还有一些躲在家中侥幸未被搜出的百姓,此时也是在烈火中凄惨的奔出,严重烧伤。

  看着他们在地上拼命翻滚,凄厉的嚎叫,建奴在一旁哈哈大笑,看着他们慢慢停止徒劳的挣扎。

  见机快侥幸全身跑出火场的,则是逃不过建奴们的弓箭,十数人也是被射倒在地。

  不等他们挣扎着爬起来,数十骑便是纵马而过,急速奔驰的战马也是不断的践踏着这些垂死挣扎的百姓!

  在他们身上留下一个个碗口大的痕迹,直到他们的哭喊声越来越弱,最后归于平息。

  消息不断的扩散着,闻听这些年被传的三头六臂的建奴已经杀进了山西,所有人都是战战兢兢。

  后金一连串的攻势也是让原本还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大明朝也是一片哗然,五年内后金两次入寇如入无人之境,也是让大明朝上下一片震惊。

  北京在第一时间便宣布戒严,在崇祯的严令下,各路官军也陆续北上开始入京畿勤王。

  崇祯七年七月底,就在后金肆虐于山西、河北二地之时,朝廷的八百里加急也飞一般的送至郧西。

  朝廷十万火急的勤王令之下,七省连剿流寇大计,也同时宣布流产。

  崇祯七年八月初,各部开始陆续北返。

  左良玉的心态是极好的,因为他刚刚好躲开了朝廷征调方圆五百里官军勤王命令的范围,不用去面对凶神恶煞的后金八旗兵。

  其他官军则各个脸色难看,面对着十数年来战无不胜的后金兵,他们个个都心中惊惧不已。

  这些恐惧不仅表现在脸上,更表现在行动上。

  本来三天的行动时间,许多人拖拖拉拉的甚至连营盘都没有整理好。

  卢象升此时也没有办法再奈何这些胆寒的官军了,因为没有了七省连剿的行动,他的职务已经自动取消了。

  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权力再给这些拖拉的官军下令了。

  管不了别人的卢象升,只能管好自己人。

  天雄军在接令的第三天,便即拔营向北,向着京畿方向滚滚而前。

  与他一起行动的,还有山西镇总兵虎大威。

  比他们速度更快的则是李征,第二日便即收拾好行装,带着愿意和他们一起走的俘虏们,向着山西急行军而去。

  除了因为李征迫切的想试试后金八旗的战力之外,零散的后金兵杀至太原府内,也令得他忧心如焚。

  潞州府与太原府相邻,中间只隔了一个小小的辽州。只看眼前这些号称明军精锐的家伙们,一听到后金兵的这副嘴脸,李征就觉得那点间隔根本就算不得间隔。

  为了守卫自己的老巢,李征恨不得直接插翅飞回潞州坐镇。

  对于李征这般急着回巢的心理,谢文举是十分抗拒的。不过身为监军的他,却没有任何理由阻拦李征这般向敌前进的举动。

  相反他还得鼓励这种敢战的态度,只是谢文举此时战战兢兢的双股,根本无法支持他的任何豪情壮语。

  来时一路征战,耗时三个多月,但回程之时,李征却创造出强行军的记录,只用了一个月不到,便即越过黄河,进入泽州府境内。

  到达泽州府后,谢文举便再也不肯向前跨上一步。

  李征倒也乐得无人在旁监看,也没有强迫谢文举必须与军队一同北上。

  进入潞州府境内,也许是因为距离后金的距离已经很近了,潞州军内部也开始出现紧张不安的情绪。

  军营中传的沸沸洋洋的便是,这十数年来后金兵那似乎不可战胜的无数战绩。

  面对这样的强敌,说实话根本无人不畏惧。

  包括李征在内,对于后金兵的犀利兵锋,也是抱着些许畏惧之心的。

  崇祯二年在北京城下,李征便领教过后金的强悍。那是一支训练有素的虎狼之师,在对于指挥官的服从上远超于明军,在肆虐地方上也远超明军。

  那一仗,李征并没有自己的班底,也没有令行禁止的麾下军队。

  有的只是不想死的yù wàng,还有不想当俘虏的决心。

  靠着悍不畏死的拼杀,他带着两百余人,连闯数道封锁线,最后更是只有寥寥几人逃出生天,因此对于后金兵的战力却极为敬畏。

  不过眼下他已经不需要再靠自己亡命拼搏了,有了可靠的麾下支撑,他十分想试试自己与后金兵之间有没有一搏之力。

  若是自己的军队在人数相当或者占优势之时,还是不堪一击,他觉得自己就得早点做好liú wáng海外的打算了。

  逃离故土虽然狼狈,但总好过脑袋掉了,或者后面多一条猪尾巴。

  到达潞州,李征开始召集自己的心腹们朝廷军议,这一次他前去大同,也许只是抓几条小鱼,也许会大打一场,甚至可能会因为自己杀的八旗兵多了,引得后金主力南下覆灭自己的下场。

  但事备则立,不备则患。

  因此李征要求一众心腹们,开始动员起所有能够动员的后备兵力,随时准备一场大决战!

  当然,这个动员是需要隐蔽而行的,而且不到万一之时,不能大范围内的动员。

  将自己的决定告诉这些狗腿子们后,李征最后补充了一批火铳后,便即带着还在群山中训练的炮兵营们,踏上了未知的前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