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254章 第一场战斗(2/3)
  打扫战场总是愉快的,但是收敛自家袍泽兄弟尸体时,却是让人也是一阵阵的痛心。

  这次伤亡最大的是火铳手,当场战死一人,另外一人被射中面门,当晚便无救而去。

  第三人则是大腿中箭,建奴箭头上应该是涂过马粪一类的脏物,虽然清洗了数次,但那人依旧高烧不退,半夜甚至已经开始晕迷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挺过来。

  相比于哀伤,他们却更是对于李征宣布的厚赏而吸引。

  这一次对上建奴,李征也是给出了一个人头二十两银子的赏赐。

  九个建奴就是一百八十两,其中五人是火铳兵所杀,这一次他们也是拨了头筹,将银子分去了一大半。

  阵亡三人之中有两人射杀三人,这些赏银也是会转交于他们家人之手。

  而他们的阵亡抚恤也是二十两,将与这些赏赐一并给予。

  其余的长qiāng兵,其中十人qiāng刃见血,也是分去了剩下银子的一大半,每人都分得近五两银子,也是让他们个个眉开眼笑。

  其他人分得的银子并不多,但是他们却并没有多少怨气,毕竟他们也只是摇旗呐喊,没有冲在最前面生死搏杀。

  许多眼红的士兵,也是暗暗下定决心,下次一定要站在第一排,这种别人吃肉,自己只能喝点咸汤的感觉实在是太不好受了。

  不过,李征却也并没有吃亏,不仅是得到了近二十匹战马,还从这些建奴尸体上搜出来数百两银子,以及一些金银饰物。

  许多首饰上还带着血迹,一看就是建奴到处掳掠而来的,不过却是全部便宜了李征。

  照老规矩拿出三成犒劳官兵后,数百官兵分得一百余两银子,拿到手的并不多,虽然称不上一片欢腾,却也了胜于无。

  更重要的是,他们刚刚战胜了不可一世的建奴,这个感受却让潞州军上下都饱受鼓舞,大家的士气更是极为高昂。

  第二日一早,士兵们将两个阵亡士兵的尸身火化后装入盒子中,一行人兴高采烈的带着建奴首级,等待着大军前来汇合。

  不同于来时的心惊胆战,现在的他们从上到下都是充满着自信,与建奴这一次交手完胜,虽然是以多胜少,却也是让他们自信心上升了一个新的台阶。

  相比于麾下的士气高涨,李征的心中却多了几份顾忌。

  他手中把玩着一支刚刚取来的箭矢,这支箭箭头极重,箭头上还开有三梭,只是用手指轻试,就知道这小东西破甲能力极为不俗。

  这一次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战斗,但是其中暴露出来的端倪却令李征十分的重视。

  那几个建奴李征还摸不清来路,不过他们的箭法却是不可轻视。

  只有寥寥九人,自己几百人围攻之下,这些家伙们临阵拉弓反击,竟然还能瞬杀一人,重伤两人。

  而且这三人,两人的致命伤,都是面门上一箭。在一片漆黑之战,还能有这种准头,不得不说挺吓人的。

  这还仅仅只是几个人而已,若是大军相遇,成千上万的箭矢如飞蝗而来,潞州军是否能够应付的下来?

  虽然潞州军的火铳射程可以压制后金的重箭射程,但是弓箭手不同于火铳手,无需列成紧密的阵势,一旦对方从各个方面突袭,难免就有顾此失彼之事。

  虽然知道战场之中,伤亡是不可避免的,但一想到未来战场上倒下的子弟兵数量会远远超过之前的总和时,李征还是有那么一刹那的犹豫和退缩。

  好在这种情绪只是一闪百逝,毕竟李征明白,有些时候牺牲是再所难免的。

  一个民族,也总得有人站出来才行。

  接下来两天,李征呆在朔州一动不动,但手底下的探马却全部撒了出去,向着四面八方探查而去。

  过了朔州后,眼前的形势对于李征来说,已经是一片的漆黑了,没有详细而准确的情报,任何举措都有着极大的风险。

  虽然在大明境内出现这种官军情报真空,让人觉得有些不真实,但却是真实的实际情况。

  随着探马流水般的回转,情报也如同雪片一般的不断流传而回。

  整个大同府几乎已经找不出什么完整的地方了,朔州以北以西一百里方圆的土地上,处处都冒着狼烟。

  无数的村落,市集,甚至城池都在散发着黑色的浓烟,道路不见行人,处处都是尸体,俨然一副世界末日般的景象。

  除了这些报丧的,也不是没有收获,应州方向探马就遭遇到极大的阻力,越是深入这个方向,遇到的阻力便越大。

  就在半个时辰前,为了给李征一个交代,王永便亲自率领着两百骑兵,参与到这场斥候情报争夺战之中。

  有了两百骑的加入,之前与建奴斥候杀的艰难万分的潞州军斥候们,终于开始取得大范围的突破。

  潞州军的斥候们,个个都背有火铳,比骑战,他们单兵作战稍逊于建奴斥候。

  但他们装备却强于对方,因此在遇敌时,他们往往会采用直接下马用火铳射击的战法。

  三五人一队,几杆火铳齐射,打了就跑,完全不管战果如何。

  几个小队为一个方向,四面八方的抵近射击,打完便拉开距离,再次伺机而动。

  这种赖皮狗般的战法,在前期的争夺战中。因为出其不意,倒是取得了不小的战果。

  建奴斥候因为不熟悉这种战法,在追逐战中顿时吃了不小的亏。

  不过上升期中的建奴斥候们,无不是军中最骁勇,武艺最娴熟之辈,很快便想到了应对办法。

  他们近战能力更强,原本三五人一队的建奴斥候,遇敌便远远分开,无论潞州军斥候攻击哪一骑,其他人都会迅速迂回而前。

  而且为了对抗明军的斥候,他们斥候的人数也不断增多,化成无数个小队,与潞州军斥候针锋相对,毫不示弱!

  虽然这种战法建奴的伤亡开始降了下来,但他们想要取得战果依旧不容易。

  只是很快的再次将战场主动权握在手中,虽然伤亡不断,但始终死死的挡在明军斥候之前,令他们无法向前侦查半步!

  当明军骑兵大规模出动之时,这些建奴斥候明白已经无法阻止。

  在一阵阵号角声中,分散遮蔽战场的建奴斥候纷纷勒马回转,向着号角声处汇聚而去。

  王永的两百骑与斥候队汇合后,建奴也汇聚了差不多六七十骑的斥候。

  就在王永准备下令攻击向前之时,建奴却是先一步发动了冲锋!

  谁也没有预料到,潞州军与建奴的第一场战斗,竟然直接发生在斥候之间。

  蹄声隆隆之中,数十骑建奴骑兵如风一般狂飙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