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276章 城破了
  正当李征二人准备离去,各归岗位之时,数骑却是打着白旗,直直的向着朔州城而来。

  李征二人也收住脚步,向外凝目而望。

  “城上的明军听着!天聪汗有令!明廷暴虐百姓,辱我建州子弟,大汗兴天兵数十万而来,特向明廷讨还公道!所过之地,顺昌逆亡,劝尔等且莫自误!给尔等一天时间考虑!否则打破城池,鸡犬不留!”

  来骑在一箭之地止步,扬着嗓门高声喝道。

  对于这种劝降的戏码,没经历过的李征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

  但一旁的虎大威却没有兴趣,直接对曹文诏说道,“素闻曹老弟箭法高超,不知今日可有兴趣表演一番?”

  曹文诏默然的点头,伸手一招,一个家丁便即送上一副弓箭。

  手掌弓臂,另一手便搭箭而上,深吸了一口气,便即立即拉成满弓,几乎没有瞄准,便即轻喝一声,“去!”

  只听那弓臂在拉弦之时咯吱之声大作,就知道这弓力道十足,一般人恐怕还拉不开。

  那箭如电射一般飞出,在城下那个建奴二鬼子还在扯着嗓门大喝之际,便闪电一般穿喉而过!

  “将军神射!”

  城上明军齐齐欢呼,士气高昂。

  这个桥段也令李征比较扫兴,原本他还以为会有一段对白场景的,后世的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么。

  不应该是主角站在城头,高声将对方的话语逐条驳斥,然后双方再争论数番,然后再怒声发箭送对方回老家么?

  这将大部分步骤都给省略了,令李征看的分外的纠结。

  不过他也没有机会表演自己的口才了,那数骑眼见城头一排排弓箭手探出头来,便直接拉马便回,浑然没有电视中那些人物,先拨开对方几轮箭雨再后退的模样。

  一箭射杀传信使者,已经完全表明了态度,相信皇太极更是心如明镜一般。

  眼见对方的报复就会马上到来,李征也没多呆的意思,一拱手,便即赶回自己的防区。

  但预料之路的报复并没有到来,建奴阵营中一片的平静,丝毫没有恼羞成怒,直接来攻的意思。

  对这个结果,李征并没有任何疑惑,皇太极若是这点忍耐都没有,又如何能够生生的将四面楚歌之境中的建奴挽救回来?

  第一天就这般平静的过去了,甚至晚间建奴也没有任何的骚扰行为,似乎仗着兵多将广,根本不屑用这种手段。

  不过安静的夜晚中,建奴大营中的叮叮当当的敲击声,却始终不绝于耳,还在加急打制着攻城器械。

  晚间的建奴大营,似乎更加的可怕,无数星星点点的火把还有篝火,几乎延伸到了天际,只是看着就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第二日,建奴营地中的攻城器械已经有数以千百具之多了,看着那叫不上名来的东西,李征心中终于多了一些压抑。

  不同于李征这个有外挂辅助攻城的家伙,这个时代攻城手段可谓是乏善可陈,各类破门锥,云梯,那是标配的。

  更先进一些的则是投石机,不过这东西制作工艺繁琐,一天时间内还是无法完成制作的。

  更高级一些的则是火炮,最讽刺的是,这个时代建奴的火炮技术,已经在孔有德投敌之后,开始超越了自喻文明之邦的大明。

  不过这一次皇太极是主攻林丹汗,沉重的火炮在草原上根本不适合追击。

  此次突入大明,也只是临时真意收集粮草而已,火炮这次根本没有带来,倒是少了一件大杀器。

  而内线作战的虎大威,则是从来没有小看过建奴,火炮一类的更是带着不少,此时作为守城利器,倒也方便了许多。

  辰时过后不久,建奴大营便开始响起连绵不绝的号角声。

  一片嘈杂的人喊马嘶之后,无数的建奴开始列队向着朔州城而来。

  打前的是打着一群花花绿绿旗帜的军队,粗一看还以为是建奴八旗兵,但是仔细观察旗面细节,便可猜到他们是汉八旗。

  这个时候的汉八旗,战力却跟抗战时的皇协军不一样,他们普通的战力是强于明军的。

  一方向是因为建奴八旗军规的森严和在后督战,更重要的是,上升期的建州八旗,在军功赏赐、晋升上面,比起大明来讲,可谓公平的太多了。

  这些人赏赐、晋升通道相对畅通,更有强有力的督战队在后,他们的战斗意志可是远远强过明军的!

  汉八旗训练也比明军略强,只看他们进攻时,进退有序的表现,就知道平日训练不会太少。

  数千人慢慢扛着云梯而来,倒也似模似样。

  在他们中间,百多辆盾车夹杂在其中,每辆盾车之内,都有数名至十数名建奴弓箭手,他们即是督战队,也是攻城之时,提供火力掩护的中坚力量。

  行到两百步左右之时,城头上已经是炮声响成一片,十数颗黑呦呦的炮弹呼啸着俯冲而下,凶猛的砸进人群中。

  汹涌的人群,顿时响起连绵的惨叫声。

  这个时代的火炮威力并不大,靠的是射出去的炮弹依靠自身动能杀敌,杀伤力极为有限。

  这一轮炮击,汉八旗伤亡的人数还不足百人,至于盾车,更是撞大运的击毁了三辆。

  虽然炮击引起了汉八旗一阵的sāo luàn,但很快在将领们的约束与督战队射杀数十个逃跑的汉八旗后,便转为平静。

  再次顶着压力缓行百多步后,城头上火铳声与火炮声便再次响起。

  不过这一次火炮因为角度问题,所造成的杀伤更加的小,而火铳则是因为射程过远,更是没有多少建树。

  反而因为炸膛的原因,伤亡反而比汉八旗还要多上一些。

  趁着城头因为火铳炸膛,还有火铳兵们重新装填的时间,一阵阵号角声催促中,汉八旗发一声喊,在震天的杀喊声中,快速的向着城池冲击而来!

  “哐哐……”

  云梯靠上城墙的声音在东门外不绝于耳,云梯刚刚靠墙,便有无数的人咬着短刀,手脚并用的向着上面攀爬而来。

  城头上的火铳兵早已经将火铳远远扔开,个个绰刀在手,而弓箭手们,则是不断的拉弓开箭,雨点般的箭矢向着正面汹涌而来的汉八旗笼罩而去。

  举着盾牌不断向前突击的汉八旗,时不时的倒地,但却依旧无法阻止汹涌的人群向前。

  城头上,更是雨点般的不断落下砖石木头,将一个个攀爬到一半的汉八旗士兵砸的惨叫着从云梯上摔下。

  不进有明军,几人一起举起碗口粗的木柱,将一架架云梯从城池上推翻而去。

  云梯上的汉八旗则如同下锅的饺子一般,不断的掉落而下,运气不好的,更是会被倒蹋的云梯压个正着,惨叫一声便即毙命。

  但是好境不长,不多时,百多架盾车也慢慢弄到了城下,里面的弓箭手不断的闪身而出。

  无数的箭矢便从地上腾空而起,精准的射向一个个明军。

  城头的惨叫声顿时连绵响起,在近千名建奴神射手的攻击下,数百个明军几乎一瞬间便即中箭倒地!

  最可怜的便是那些举着石头向下猛砸的士兵们,他们还没来的及扔石头滚木,便即被一箭射中要害毙命,从城头一头扎了下去。

  城头上原本轻松惬意如同打靶一般的明军弓箭手,则是明军伤亡的重灾区,几乎所有的建奴弓箭手,都不约而同的将他们当成第一攻击目标。

  探身而出的弓箭手,几乎瞬间便少了一半。

  许多人更是身中数箭,甚至十数箭,如同满身长刺的豪猪,一声不吭的直接倒地郧命。

  只有躲在箭楼中的弓箭手,因为有防护,立即展开了反击,与建奴弓箭手开始了对射,一时间根本无法对汉八旗形成有效的压制。

  在建奴弓箭手的配合下,原本已经被压着打的汉八旗,士气顿时恢复过来,再次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狂呼呐喊着再次冲锋而来。

  将明军弓箭手压制之后,腾出手来的建奴弓箭手,便分出一半的人手,开始弯弓向城头进行抛射,进行区域重点压制。

  在被压制这一块区域登城,汉八旗无不十分顺利,不仅速度极快,而且还率先登城而上。

  不过这些勇士基本上没有活过三秒钟的,往往一冒头便被乱刀砍成碎片。

  虽然他们已经身死,但是眼见破城在即的其他汉八旗无不如同打了鸡血,更加亡命的攀登而上。

  当汉八旗统领佟养性麾下勇将包文栋登上城墙,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一手持一面巨大的盾牌,借着最后猛蹬云梯的巨力,连人带盾撞入明军之中!

  这一撞力道极其之大,当面的明军,直接被撞飞出数米远,重重的摔在城墙之上,半天都没再爬起来。

  包文栋大吼一声,左手一挥,将侧面刺来的数杆长qiāng荡开,右手横刀猛的一劈,数位明军的武器直接被叩飞,紧接着横刀一个回掠,两个明军顿时用手捂着咽喉,直直的倒了下去。

  他的武勇也就到此为止了,无数的武器四面八方的刺砍而来,他只能拼命怒吼着,用盾牌不断的格挡招架着,完全没有了进攻的能力。

  不过这已经足够了,依靠盾牌挡住十数秒围攻之后,在其后的汉八旗终于源源不断的登上城头,开始与城头上的明军开始了混战。

  城下的汉八旗无不欢声雷动,源源不断的顺着这个口子不断的攀登而上,依靠着包文栋这个猛将在前开路,将这段城墙上的明军杀的哭爹喊娘,四散而逃!

  当一杆镶黄旗的汉八旗大旗插在城头之后,城外无数的建奴都是欢声雷动!

  看着不断攀登而上的汉八旗,还有明军那已经开始混乱的旗号,所有人都坚信,朔州城破已经近在眼前!

  但他们的欢呼声还未散尽,城头上一片密集的火铳声便打破了这股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