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277章 分我两千颗吧
  百多杆火铳连续怒吼着,冲在最前的包文栋,不仅手中盾牌化成满天碎屑,其人更是脑袋崩掉大半,后背完全消失不见,只有满天血肉在横飞!

  不等这些汉八旗反应过来,又是一阵火铳声轰鸣而来!

  百多个汉八旗顿时倒地大半,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密集的人群,威力强悍的火铳甚至可以连续洞穿数人!

  密集的火铳声终于停止了,穿着明显不同于其他明军的火铳兵们,快速后退重新装填。

  但在他们面前,还能站立在朔州城头的汉八旗人数,已经不足三十人。

  震天的欢呼声中,士气大振的明军如同潮水般涌上前去,砍瓜切菜一般,将剩下的汉八旗直接一扫而空!

  紧接着,又一轮火铳声响起,这片城墙上十数个冒头的汉八旗士兵,还没来的及观察清楚形势,便即惨叫着摔出城墙之上。

  火铳声没有继续响起,一阵脚步声响起。

  十数个黑幽幽的还在冒着滋滋火花的巨大铁罐,在主人一个助跑之下被顺着城墙扔了下去!

  数秒之后,一声声轰鸣中,城下便传来密集的惨叫声。

  这可不是一般的铁罐,而是李征研究出来的特制shǒu liú dàn,一个个重达十数斤,里面装满了石头和铁钉,野战之中作用不大,还容易误伤自己人,但用来打击密集队形攻城的敌人却是最为有效。

  bào zhà过后,源源不断而来的汉八旗顿时嘎然而止,最后十几个兴奋的爬上来的汉八旗,绝望的看着更加兴奋的明军狰狞的围拢而来……

  远远看去,城头上最后决然跳下来了数人,然后一片的平静。

  而那杆令全军振奋的大旗,也随之倒了下来……

  一片死一般的寂静,甚至其他地段的汉八旗也都停止了动作,一个个灰溜溜的涌下云梯,满脸惊恐的看着传来bào zhà声的区域,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那里,已经是一地的死尸,以两架云梯为圆心,方圆十米之内,倒下了密密麻麻的尸体,没有一个还能站起来之人。

  在一片嘈杂的战场上,那个地方诡异的安静,显然如此的格格不入。

  那是什么东西?

  看着城墙上处处可见的陷坑,还有那木屑横飞,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的厚实云梯,许多人心都在打颤。

  自己身体再硬,能硬的过城墙和云梯?

  恐怕就是身披盔甲,在这种武器的打击下,也只能发出一声惨叫吧。这根本不用怀疑,那里地上躺着有一个身披锁子甲的将军,就是一个明证。

  就在城下一片目瞪口呆之时,城头上不知何时突然多了三十余面木盾,诡异的是,木盾上竟然开了数个小孔,完全不明白是做什么的。

  但是下一秒,木盾却是伸出了一根根黑幽幽的管子,然后便是一阵澎澎的轰鸣声。

  城下的建奴弓箭手,措手不及之下,顿时应声哀嚎着倒下一片。

  但城上的火铳并没有停顿,一根火铳缩回去,瞬间便有另一杆火炮再次伸了出来,瞄准的目标依旧是那些弓箭手。

  不过这次建奴弓箭手都反应了过来,个个奔回盾车之内,这一次射击只是寥寥数人倒地。

  没有了建奴弓箭手的压制,明军弓箭手再次龙精虎猛起来,乱箭如雨一般落下,附近的汉八旗兵顿时发出一阵阵的惨叫。

  “当当当……”

  就在建奴进退两难之际,后方大营中,终于传来了鸣金声。

  松了口气的汉八旗,顿时扔下沉重的云梯,亡命向后而逃,在城头明军欢呼声中,再次留下了一地尸体。

  出城追击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出城的,也只能在后射射箭欢送一下什么的。

  当虎大威带着增援赶到时,战事已经以建奴主动收兵而收场了。

  了解了之前的险境之后,虎大威吓的出了一身冷汗,对于这队火铳兵更是赞不绝口,根本不提当时李征派来这么一队火铳兵相助时,他的脸拉的有多长。

  远远的看到这边已经被建奴插了旗,李征也是大骇之下,立即带着五百人过来救场。

  当他急匆匆的赶过来之时,却是发现建奴已经退兵。

  听闻了事情经过之后,李征也不由得暗自庆幸,自己在这边留了这么一队人。

  “老弟,你可算来了,你那玩意还有多少,分我两千颗吧!有这东西也不早拿出来,要是早知道有这东西,俺老虎一千人都敢保证守这朔州城不失!”

  虎大威将情况介绍了一遍之后,便按捺不住心中的渴望,眼睛直直的盯着李征,满怀期待的说道。

  “这东西我叫它震天雷,不过真的没多少,只有百多个。”

  李征摇摇头,他这次只是带了百多个试用品,原本是想用在伏击中的,只是想不到竟然用在了守城之上。

  “老弟忒小气了些吧,何必骗我!这一下子就扔了十几颗,哪可能只有百多颗?!你开个价吧,俺老虎决不还价!”

  虎大威斜眼看了一下李征,一副我信了你的鬼的模样,拍着胸膛保证道。

  “这东西真没多少,你可以随便入我营一问便知。这东西制作太过艰难,运输又极不便,这些还只是试验品而已。”

  李征也十分的无语,认真的解释了起来。

  这东西威力不错,但是运输起来却是很麻烦,必须药弹分离,到地方再行组装。

  huǒ yào不用说了,选用的是最好的,一般的huǒ yào根本不顶用。李征浅薄的化学知识,也无法研究出更好的huǒ yào。

  而且铁罐打制不易,既强调密封性、又要求不能做的太厚,不能出现炸不开的情况发生,刚刚研制之时,就不知道逼疯了不少的匠工师傅,按照如今的工业技术水平,量产依旧是十分遥远的事情。

  “这样吧,我留一半给你,再派五百火铳兵与你,你给我一千人听调。今日一战,还是小瞧了建奴战力,我看其他各门也都需要调几队火铳兵和震天雷协防。小弟觉得,咱们还是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早做血战到底的准备吧!”

  李征有点被建奴如此犀利破防的手段给雷到了,只是汉八旗都这么猛,那满八旗上阵,又该如何抵挡。

  “李老弟无须多虑!真奴是不会轻易攻城的,他们根本承受不了伤亡的代价!”远远的,便传来曹文诏的声音,果然李征不出所料,他第二句话便是,“李老弟,你那玩意儿还有多少,分我两千颗吧!价钱好说,你只管开价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