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285章 救命的奏章
  潮水一般退下来的蒙汉八旗,却是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向前则是有进无出的朔州城,向后则是绰弓备刀在手督战队,分外令人绝望。

  大战火势之时,还看不出来什么,虽然身边不断有人倒下,但在身边同袍不断的前赴后继之下,这恐惧是被压制了下来。

  但一旦停下来,再看向前方那无边的尸海之时,恐慌便不由自主的涌了上来。

  这还要死多少人,才能拿下这座城?

  连同平民在内,这座城已经吞噬了数万鲜活的生命,还要再填进去多少才能拿的下?

  或者说,再填进来去个数万人命?

  蒙汉八旗心中有惧,脚步便缓了下来,磨蹭着始终不愿意向前而进。

  时不时目光还会看向朔州城城门方向,这些明军不同于他们之前遇到的那些,他们是有逆袭的能力和决心的。

  那千余骑出城逆袭,虽然回去的数量不足四成,但也生生杀出了自己的威风。

  甚至让半数的御前护卫白甲兵魂断沙场,出发时的六百余人,回营的还不足三百,损失可谓是历年之最了。

  “收兵吧!”

  看着开始拖延不前的蒙汉八旗兵,皇太极疲惫的摆了摆手,沉声下令道。

  战争打的就是一个士气,眼下军心士气已沮,已经不能再进攻了。

  “大汗,还要继续打吗?”

  皇太极的失利,也让代善的腰杆再次坚挺了起来,好死不死的在旁边问道。

  而且皇太极身为建州八旗之主,集后金,蒙,汉八旗之力,也没有拿下一座小小的朔州城,也证明了这伙明军确实是难啃的骨头,让这些日子因为战败而压力极大的代善,内心深处也隐隐有些窃喜。

  “不能,先不回辽东!本汗要收些利息,在大明弄些补偿再走!”

  对于代善话语中的窃喜,皇太极只当什么也没听到,闻言便直接回应道。

  不同于代善打算从此不主动招惹这帮明军的想法,皇太极却是内心隐隐有些后悔,这次没有带孔有德三义王的火器部队来了。

  这次的战争,对于皇太极来说,最大的收获便是见证了火器的犀利威力,同时对于火炮的认知也更加的深刻。

  下一次到来,他就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到时他就会让城中的明军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火炮!

  大金的火炮可不是城中那些小炮,而是清一色的大将军炮,对付朔州这种城门,估计只要几炮就可以轰开了!

  如果有了火炮的辅助,抵消了对方火器的优势,依靠大金八旗的肉搏能力,绝对可以拿下对方!

  “传令!正白旗镶白旗与蒙古上三旗向南进攻,有多远打多远,尽可能收集粮草,丁口!其余人等,御前听令,依旧包围朔州!”

  皇太极略一思索,便即下达命令。

  多尔衮,阿济格两个正白,镶白旗旗主直接下跪应命,众人在后也同时行礼。

  搜集粮草,掳掠丁口,本就是人人欢喜的事情,对于皇太极攻略太原府的决策,根本无人有任何的反对。

  甚至对于代善来说,只要不是攻打朔州这块硬骨头,他就根本没有任何意见。

  号令声声中,无数的铁蹄践踏着大地,向着南方汹涌而去。

  ……

  京城。

  这些时日来,京城紧张的气氛却是在不断酝酿着。

  尤其是这几天,气氛更是压抑的令人直欲崩溃。因为之前如雪花一般不断飞入城中的告急文书,最近却是如断崖式的下降。

  尤其是京畿西大门的宣府镇,一改之前几乎是泣血求援,如今竟然一下子沉静了下来。

  朝中许多人都觉得,也许宣府已经陷落了。

  但更多人却是认为,宣府就算陷落,也不可能一人一马也逃不出来,如今局势未明,也不见得到了最危险的地段。

  不过对于宣府的求援,大明朝廷却根本没有任何的应对办法,京畿地区的大军根本不堪大用,有战斗力的军队,只有九边的边军,这其中还包括着宣府的军队。

  山西军队是指望不上了,曹文诏被围在大同,生死不知。

  虎大威与李征,则远在湖广剿匪。

  京畿之地唯一有战斗力的部队,卢象升的天雄军,也是在湖广,想要回师京畿,估计至少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陷入无兵可用的京畿,别说求援宣府了,就算自己都有些自身难保了。

  这些时日来,外地涌入京畿的百姓缙绅,数量更是极多,更是严重损耗着朝廷本就不多的粮草与兵力维持秩序。

  朝堂之上,虽然大家都拿不出来求援的办法,但还可以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

  譬如解决不了问师,那便解决了提出问题的人。

  不过提出问题的人是建奴,是他们解决不了的人,那解决了自己身上的责任,也是一个出力少,收益比高的活动。

  因此,在山西、大同、宣府陷入危境之时,朝堂之中也是涌现出无数的道德志士。

  经过一轮轮的谩骂争执之后,所有人都发现,自己身上的责任都无法摘个干净。

  在一轮轮的混战之后,朝堂之中再次形成了两个大派系。以东林党为背景的言官,二话不说开撕以温体仁以首的内阁。

  内容并没有什么新鲜的,只是大骂内阁无能,轻信陈奇瑜这个无能之辈,这才使得京畿附近强军为之一空,令建奴如入无人之境!

  虽然内容老套了一些,但杀伤效果却是非同凡响。

  掌握了舆论权的东林党,更是在民间掀起了一轮又一轮的倒温攻略,经过无数文人墨客的渲染,温体仁、王应熊、吴宗达、范阳成这几个内阁大臣,完全成了丢大街的人物。

  背井离乡,仓皇入皇城避难的百姓们,根本不明白朝堂之上的斗争,眼见读书人都满口大骂温党纵敌残民,误国害民,也纷纷信以为真,芸芸众人齐声痛骂,却是令百口莫辨的温体仁焦头烂额,不得不以退为进,向崇祯皇帝提出辞呈。

  好在崇祯皇帝经过这么多年的朝堂骂架,也多少悟出了一些道理,并没有如初临政之时那般,偏听偏信,直接否决了温体仁的乞休奏章,并要求朝野不得相互攻诘。

  但是一条软绵绵的训话,怎么可能将已经被东林党挑的火热的舆论压下去?

  崇祯这话在这乾清殿上,也许还能管几分用,但一出了这大殿,外面依旧是满天的骂声与诅咒声。

  无力压住场子的崇祯与温体仁,却是在第三日后,终于等来了救命的奏章,一下子将汹涌的舆论压制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