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294章 向北便逃
  蔚州城。【←八【←八【←读【←书,.2↘3.o

  艾度礼此时已经没有初入大明境内之时的意气风发,整个人都是满身都是血污,盔甲都有些残破不堪。

  想当初,随皇太极入寇大明之时,可谓战无不胜,尽管偶尔有坚城阻挡,但是明军在野战方面却完全不堪一击,基本上都可以称的上是望风而逃。

  在一系列的胜利下来,艾度礼甚至觉得大明根本就没有一个男人,难怪在后金内部,称呼他们都直接冠之以尼堪,根本没有人称他们为明人。

  但这一次突然出现的大明真定府知府,天雄军督军卢象升,却一下子将他这个想法给碾成粉碎。

  在他看来,大明的武夫都是一塌糊涂,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做打仗。文官更是完全热衷于内部倾轧,更是死死的抱着自己的财产,为了点点额外的外财,就可以做出危害整个国家的蠢货。

  至于打仗,不是看不起他们,这些文官还是去研究一下回字的四种写法吧。

  但这个卢象升,却给他看到了另外一种文官,这家伙比武夫更像武夫。

  一开始在战场上看到一身大明文官红袍的卢象升,他还是带着三分的敬意,毕竟这可是万年难得一见的场景。

  但是当这个文官竟然带头冲锋之时,他笑的差点快从战马上摔了下来。

  本来他还觉得这一万多气象森严的军队,凭他手下两千余的镶蓝旗可能还需要费上一番工夫,但一看到这个文官竟然如此不知死活,他反而松了口气。

  既然这个蠢货想要找死,他没理由不成全于他,更妙的是,大明向来是文官为统帅,只要拿下了他,这些明军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过对方只是三百余骑,自己也不能欺负了他,更不能坠了后金八旗的威名,他只是派出了一个不满编的牛录,人数在两百人左右,这已经完全是看在对方竟然有如此勇气的份上了,可算是给足了面子。⊙√八⊙√八⊙√读⊙√书,.2●3.o≥

  但战场上的结果却是让他大跌眼睛,这个卢象升完全是一个狠角色,一柄大刀耍的只见刀光,连人带刀直接扑入镶黄旗牛录之中,刀锋翻转之间,根本无一合之将!

  三百骑兵几乎是瞬间便凿开了这个不满编牛录,一个回合下来,亡命而逃的竟然是镶蓝旗的骑兵!

  这世道难道变了么?

  不等艾度礼反应过来,卢象升便带着还剩下的二百出头的骑兵耀武扬威般的回到明军阵营。

  转瞬间,便是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然后士气高昂的明军便大踏步而前,直接摆出决战的气势。

  艾度礼出城仅带了一千五百不到的兵力,面对着上万士气提升上来的明军压迫而至,他没有选择硬碰硬,面是开始在侧翼进行骚扰。

  不过卢象升根本就没有过多理会他的骚扰,他胜在兵多将广,只留下部分兵力与之纠缠,大部毫不停留,直逼蔚州城而来。

  艾度礼以下大恨,蔚州城中可是有着大量的钱粮丁口,是这次八旗入寇掳掠而来钱粮的重要据点之一,根本不容有失,否决皇太极绝对会扒了他的皮!

  在被攻击到要害之后,艾度礼手中的骑兵也失去了机动性,不得不绕行从西门入城。

  接下来,便是地狱一般的数日,明军在城外扎住阵脚之后,攻击就没有停止过,一**的呼啸而来,令艾度礼每次都在苦苦招架。

  若非关紧时刻,都有骑兵出城逆袭,蔚州城甚至都会在第一天便即陷落。

  但是这种陷落已经是不可避免的时间问题,后金八旗根本不擅长守城,面对着明军的猛攻,完全是以己之短迎击对方之长,守的可谓极为辛苦。

  若非卢象升初来乍到,攻城手段只有附蚁攻城,他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守御几天。

  今日也许是最后一日了,连续三日不间断的攻城,不仅严重损耗了镶蓝旗的物资,更是将他们变得疲惫不堪。

  而城下的天雄军,则是因为可以轮换攻城,体力保存的远比他们要好的多。

  看着外面的明军,这一次拉上来十数架抛石机,艾度礼原本就疲软难耐的双臂,更是有些开始颤抖了。

  三日来,明军的攻城器械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型化,而且攻击的手段也随着时间的锻炼,变得越来越娴熟,给予后金八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艾度礼脸色一如往常般平静,但略微颤抖的手,却是出卖了他,显然他的心情并不平静。

  三日了,他渴求的援军依旧没有踪影,甚至有不有联系到皇太极都不知道,但他却根本无法再坚持更多的时间了。

  也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明军依旧沉默着开始布置抛石机,似乎根本没有任何招降的念头,这种作风也很卢象升,毕竟对于流寇他都是选择斩草除根,对于建奴他更不会有丝毫的仁慈之心。

  当第一块巨石被抛石机扔上高空之后,明军的又一lún gōng击兵力便开始布置到位。

  天雄军士兵们神情亢奋,眼中充满了必胜的信心,春江水暖鸭先知,做为冲在第一线厮杀的他们,当然也早感觉到了建奴抵抗的力量已经越来越弱的状况。

  而且更重要也最令他们疑惑的是,卢象升手中明明有威力巨大的武器,却是始终没有拿出来对付城墙,反而要采用最原始见效最慢的攻城手段。

  不过不明白也无所谓,谁都知道胜利必然到来,这就已经足够了。人生在世数十年,有几人能够做到他们这般,生生压着建奴打?

  十数台抛石机不断的发射着,巨大的石块不断呼啸着撞击在城墙上或者城头上,这东西的威力并不大,威慑效果远远超过实际杀敌的数字。

  在抛石机肆虐下,近千名明军弓箭手再次向前列阵,加入了这种合唱之中。

  箭石不断的落下,每时每刻都有来不及闪避的镶蓝旗建奴倒地而亡,但是他们的反击依旧是那般软弱无力。

  在南门激烈的箭石攻击下,东门却是突然警钟大响,一直没有任何动静的东门明军,在这个要命的是时候竟然开始发力,而且直接便是全力进攻!

  东门上建奴的守军并不多,只有寥寥三百余人,在天雄军两千人的冲击下,顿时顾此失彼。

  只是一个冲击,便被天雄军中悍将乔于国站稳城头,当后续明军不断滔滔不绝登上城头后,孤立无援的东门守军,完全被压制分割成小块,快速的消融着。

  南门守军睚眦欲裂,却是毫无办法,根本无法在这种箭石满天飞的情况下给予东门任何支援!

  当东城门轰然打开之后,驻守北门与西门的千余蒙古从骑,一见大势已去,便毫不犹豫抛弃了还在苦苦坚守的南门镶蓝旗,直接打开城门向北便逃!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