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297章 进退两难
  晕暗的灯光下,李征并没有打开那封绑在箭上的信,而是随手拿了一张普通的劝降信,随意看了一眼。

  里面的内容很简单,先是恐吓大金及蒙古坐骑带甲铁骑百万,幅地万里,数十年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并劝守军及早认清天命,早日归降云云。

  这种威胁的话,在建奴一败再败之下,连三岁小儿都吓不住,李征晒然一笑,根本就不当一回事。

  李征将那封绑在箭矢上,要求自己亲启的信拆开之后,李征读了片刻,竟然开始乐了起来。

  这封信写的足够情深意长,甚至可以说是掏心掏肺了。

  开头便是皇太极一些恨与将军相逢晚的客套话,然后便给李征分析了大明朝堂上的腐朽,更是直接指出大明文贵武贱的现状。

  随即深入浅出的给李征分析了文官对于武将的提防和打压,最后指出李征若是再这样军功不断之下,必然会被文人所忌恨,最后难免下场凄凉的后果。

  后面则是对李征的招揽,更是破开荒的承诺,只要李征率部来投,就会直接封王,位列九卿。甚至哪怕李征势穷孤身来投,也会直接兑现封王承诺。

  最令李征佩服的是最后一段话,皇太极更是暗示李征莫要对大金赶尽杀绝,毕竟留着大金在北方捣乱,他这个将军才会被大明朝廷所依赖,不会有兔死狗烹的下场。

  “这皇太极还真看的起我啊!看来是看到了未来火器化军队的恐怖前景了,还真是有战略眼光!封王,好稀罕么?!”

  李征嘿嘿笑着,对于封王他根本不感兴趣。

  也许这个时代的人,对于爵位的极度渴望。但李征是谁,他是穿越者,不会被历史迷雾所困扰。

  他更是了解过历史上三顺王以及更早期那些被封王的汉奸们,这些人名义上是王,但见一个稍微有地位的真满人,他们地位依旧跟孙子一般,这样的王当来有何意思?

  不过李征却也开始提防起来,这皇太极如此看重于他,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招揽不成,借刀杀人的勾当,想必未来肯定不会少。

  依照大明朝堂上那帮子人的作风,真有可能配合皇太极干掉自己这个已经开始对文臣有威胁的不安定分子。

  好在李征对于大明朝廷也没有抱太大希望,若是真的事情有变,李征也不会是任人宰割之辈。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军中暗中去大明化,而大明也十分配合他的动作。

  各级**的官吏,更是将大明朝廷不多的恩威几乎损耗殆尽,自己治下的泽潞二州,只要自己振臂一呼,一夜变天也毫无压力。

  过的下去就在体系里面先混着,过不下去就直接揿桌子,这是李征在大明的态度。

  他是受过后世人人平等理念熏陶数十年的人,根本就不想当任何人的奴才,更不会主动去给自己找一个主子。

  甚至若是没有辽东建奴存在,他早就成了掀桌子的一员,也许早就混成割地军阀了,崇祯时代的大明对于他,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吸引力。

  唯一吸引他的便是,在他成功或者认可的人出来之前,满清不能先砸了这桌子。

  这桌子他,高闯,李闯,哪怕张献忠,甚至可能出现的其他流寇大亨,谁都可以砸,唯一不能砸的便是满清。

  为达到这个目的,他可以倾尽全力和满清互相砸了桌子,哪怕他和满清之后再无能力参与这砸桌子的行列,也再所不惜!

  ……

  朔州城下一片安静,在粮草基地被焚烧一空后,原本还准备撤退的皇太极,便再也没有挪过一步,死死的困着李征数人。

  这种静坐战,李征当然不会故意找事,他可战之兵损失极大,他更愿意就这般与满清对耗,避免最后的家底也被拼个干净。

  朔州这边一片安静,十数日都没有任何的擦qiāng走火事件发生、

  但远在千里之外的大明心脏京畿,却是再次人仰马翻起来。

  原本被死死拖在山西的建奴大军,出乎意料的突袭了紫荆关,守关的明军一个时辰都未抵抗过去,便即被斩杀一空。

  越过了天险,两红旗的进展更加的顺利,沿途没有攻打任何城池,但他们路过的城镇却是全部变成一片白地。

  一道道冲天而起的黑烟见证了建奴的行进路线,在他们之后,再无任何人迹。

  当紧急告急的消息到达京城之后,建奴两红旗便杀至了房县、良乡一带,距离京城已经不足百里。

  眼见建奴来势汹汹,原本还每日间例行吵架数个时辰{朝会}的文官们,也难得的达成一致。

  在内阁飞快票拟,崇祯皇帝直接批准之后,分发向天下勤王讨贼的诏书,便如雨点一般的向着四面八方而去。

  两日后,两红旗外加科尔沁蒙古骑兵,合共两万余的大军便接近了京郊,驻守城南卢沟桥大营的京营,只是一个冲击便即崩溃而逃,建奴毫无阻碍的直达北京城下。

  时隔五年,建奴又一次到达京城城下,带来的不仅仅是人心惶惶,更重要的是,对大明朝廷的威信又是一次极其严重的打击!

  在北京城京营战战兢兢的目光下,代善好不容易这才克制了自己攻城的yù wàng,带领大军绕成而行,十分畅快的耀武扬威了一番。

  在留下正红旗两千余骑监视号称十数万的京营之后,代善便大摇大摆的带着主力席卷京畿各个方向。

  崇祯七年十一月初八,通州宣布陷落,满城还未运往京城的漕粮全部落入建奴之手。

  十一月十三,房县陷落,两红旗大掳而归。

  十一月二十,守城两天的顺义城宣告城破,受到伤亡的两红旗更是将这些时日的憋屈完全发泄了出来,整整屠城三日,顺义为之一空。

  十一月二十七,昌平城守军再次击退两红旗,代善撤围而走,大肆屠戮周边百姓泄愤。

  腊月初七,在宣府lián zhàn连胜的多铎率军入昌平,与代善合军一处,再攻昌平,仍不克,便移军攻略怀柔,密云一线,大肆掳掠。

  十一月底,大明朝廷再次下达勤王诏书,但周边数省,停止没有任何官军奉诏而来,纷纷称病不前。

  山东总兵刘泽清称病不前,登莱总兵王国用应诏而来,所部过庆云时,便即哗变而逃,王国用自刎而死。

  十二月中,卢象升奉诏率五千精锐出蔚州勤王,于长宁镇被多尔衮所败,所部五千余人,战损过半。

  当消息传到朔州时,已经是十一月底了,此时的李征三人,也陷入了进退两难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