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303章 掀开了序幕
  在李征等踏上归程之时,皇太极的八旗大军也终于远远看到沈阳城的轮廓。

  这一路上,皇太极掳掠来的粮草已经被吃的七七八八,并没有剩下多少东西了。

  除了无数的金银财宝之外,收获最多的还是无数的青壮丁口。

  这些丁壮是后金族人们的包衣奴才,可以充实后金占领的地广人稀的辽东,可以将更多后金族人从繁重的农业生产中解脱出来,让他们可以专心入军练武训练,进一步加强后金的军事实力。

  不过令皇太极一行人极不满意的是,莽古尔泰却始终没有出城相迎,不仅本人没有出城,更是丝毫看不到迎接的人群。

  这种诡异的情景,让皇太极心中蒙上一层阴影。

  四大贝勒之一的阿敏之前也出现过这种情况,在被三大贝勒联手收拾了一顿之后,更是一怒之下想要在朝鲜自立。

  若非当时三大贝勒完全支持皇太极收拾阿敏,强势联手压进朝鲜下达最后通牒,事情还不知道会如何收场。

  眼下莽古尔泰居然也是与阿敏之前如出一辙,令得皇太极心中警惕大作,目光中也充满了忧虑。

  好在此次皇太极并非孤家寡人,身边还有一个同样一脸愤慨的大贝勒代善。

  在代善看来,莽古尔泰虽然向来不服皇太极,但眼下做的却也是太过了。

  这不仅仅是在打皇太极的脸,更是稍事着连他的脸也一并打了。

  “来人,去通报四贝勒,告知本汗与大贝勒已经回转辽东,距离沈阳不远了。”

  虽然恨的咬牙切齿,但皇太极还是一副平静的模样,话语更是没有带着丝毫的情绪。

  “喳!”

  身边一个正黄旗佐领一拱手,立即策马脱离大队,向着远处的沈阳城急奔而去。

  “这老十一,也太不象话了!”

  眼见信使飞马而去,代善恨恨的吐了口唾沫,恼怒的道。

  “恐怕不单单是跋扈,老十一心中可能还另有打算,二哥,咱们还是要多多提防,以防不测。”

  皇太极叹了口气,虽然不愿意后金内部内讧,但看这情形,却是不内讧都不行。

  “难道老十一心还野了不成?”

  代善一双眼睛瞪的溜圆,不可置信的说道。

  “防人之心不可无。就看答尔礼此行成果如何了。不过依小弟看,无论如何不可有丝毫大意!”

  皇太极静立于战马之上,声音也有些冷幽幽的,目光更是带着煞气。

  “老十一不敢的!咱们手握六旗兵马,他应该明白其中的利害!”代善却是摇摇头,虽然不爽莽古尔泰这般打他脸,但他还是不愿意就这般帮助皇太极剪除莽古尔泰。

  如今莽古尔泰与自己可谓守望互助,这才能与皇太极平起平坐,若是任何一方倒下,代善这超然的地位就会直接崩塌。

  “二哥说的是。”

  皇太极并没有再劝,赞同的点点头。

  虽然他嘴里认可,但代善却不敢放松警惕,这个八弟,打小心思就重,根本猜不到他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再过一会儿,大军已经到达沈阳城外十里,莽古尔泰却是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

  当行至城外数里时,莽古尔泰似乎这才发现远征大军回返,在鼓角齐呜之间,带着数人从城中迎了出来。

  看到莽古尔泰并没有作战的意思,代善悄悄松了口气,至少眼下内讧的危机已经过去了。

  “哈哈,老八回来了,此次打西边收获如何啊!”

  莽古尔泰快速打马而近,远远的便听到他那嚣张跋扈的声音。

  皇太极眉头一皱,眼神更是寒冷了数分。

  但当莽古尔泰行的近时,皇太极却是一脸的春风,笑着回应道,“小弟这次打西边,收获并不大。小弟这年余不在辽东,辽东在八弟的照料下,应该没有丝毫问题吧。”

  “那是自然,你也不看看我莽古尔泰是谁?有我在,明狗哪里敢来犯太岁?”

  莽古尔泰嘿嘿一笑,神情中说不出的得意。

  几人并肩而骑,莽古尔泰也是滔滔不绝的述说着辽东遇到的两次袭击、

  一次是辽东明军猥琐的进攻,过万的明军刚刚越过大凌河,便被早有准备的莽古尔泰打的体无完肤,过万明军在千余正蓝旗的攻击之下,毫无还手之力。

  过万人当场被斩千余,余下大部都不顾天寒地冻跃入大凌河逃命,但是真正过河的甚至还不足两千,剩下的几乎都沉尸河底。

  而另一路便是元气大伤的东江镇,两路东江兵趁着后金主力外出的机会,又一次来赫图阿拉抢劫。

  最初他们进展极为顺利,物资粮草都抢到不少,甚至还杀死杀伤数百后金军民。

  但当莽古尔泰击退辽东关宁军后,大军转进而来之后,东江镇便一败再败,最后在鹿岛副将尚可喜部水军的接应下,这才狼狈退回东江皮岛,就此龟缩不出。

  皇太极极为认真的听着莽古尔泰的自吹自擂,仔细的分析着从中提取出来的真实情况。

  令他沮丧的是,东江镇似乎还行有余力,还有向着辽东报复的能力。

  “留着一个东江镇在背后,总是一个祸患,需要极早铲除!父汗在时,便尝有言,文龙在,吾不得远征,恐家中妇孺不宁。如今毛文龙授首,断不能令东江再出一毛文龙!”

  皇太极仔细思虑了一番,依旧觉得东江这颗钉子极为烦人,恨恨的说道。

  “说的轻巧,父汗在时,尚无法收拾东江,老四你又拿什么去皮岛,难道御马浮水而过?”

  莽古尔泰不屑的看了一眼皇太极,说大话谁不会?

  “想要东江镇不复存在,也并非要咱们亲自操刀,只要筹划的好,他们自己就能要了自己的命!”

  虽然莽古尔泰十分的无礼,但皇太极却好象并不在意,依旧十分平静的说道。

  这次莽古尔泰并没有说什么,虽然他与皇太极有些不对付,但对这位兄弟的智谋,他却是极为佩服的,既然他在人前这般说了,想必已经有了什么成全之策了。

  不过这次莽古尔泰并不知道,皇太极此时根本没有什么成全之策,甚至连一个象样的计策都没有。

  不过对于莽古尔泰的表现,皇太极的耐心却是越来越少。

  如今大金虽然看似纵横无敌,但皇太极深知,一个团体就算再厉害,若是话事的人却有三位的话,也注定发挥不出他应有的力量。

  因此当他低下头思索对策之时,谁也没有看到,他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森寒的杀机。

  但皇太极似乎是在这个位面充了会员,就在他一筹莫展苦思良策之时,皮岛却是再次发动了内讧。

  沈世魁为了统一东江军内部,竟然策划收拾尚可喜兄弟。只是计划不周,被尚可喜兄弟提前得知,一番激烈的内讧后,兵败的尚可喜兄弟,此时正在投奔他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