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万妖圣祖 > 第674章:凌晨杀戮,十爆!(十一)
  自己可是要立志成为万妖之王的男人,这种妖族汇聚之地,他没有半分的反感。

  “多谢张兄,若非张兄,我恐怕还不知道这么多情况,敬张兄一杯。”项尘举杯敬酒。

  “哈哈,项兄弟客气了,这些事情只要是海外修士都清楚,你随便找个人问问也知道,那个地方我是不介意兄弟去,如果兄弟是以游历长见识为主,我可以给兄弟介绍很多好玩有趣风景秀丽的地方。”张伟笑道。

  “哦,愿闻其详。”

  两人边喝酒,边聊了起来,张伟这人口才一流,介绍起许多地方都是生动形象,勾起人的向往之意。

  几坛酒喝完,已经是深夜,二人还互留了一道传音符纹在各自的传音灵玉中,算交了个朋友。

  项尘回了自己的小船舱客房去休息,运功炼化起体内的酒气。

  第二天,凌晨五点,几乎是人最困倦的时候,许多人还在梦乡之中。

  一个船舱中,有二十多个人从船舱中出来,分成了三个小队向船上不同的方向奔去。

  这些人,手中点燃了一个类似烟雾弹的东西,丢在了走廊中,船舱内。

  这些烟雾弹,释放出了一缕缕淡青色烟雾涌向了不同的地方,涌向各地。

  船头舱,驾驶室中。

  一名船员正打着哈欠驾驶着灵船。

  他前方,是一个玉盘,玉盘上环绕符纹,悬浮身前,手握玉盘,涌出真元可以控制整个灵船的前行方向。

  他身旁,还有两个人,一个正在睡觉,还有一名中年男子,带着船长帽子的男人正在翻阅一本古籍,似乎是本武学。

  “小刘,累了吧,累了换我来掌舵。”

  孟船长望向了舵手说道。

  “不累,还有一个时辰就到休息码头了,船长您安心休息吧。”

  舵手小刘笑道。

  “听说你妻子要临盆了,恭喜啊,这一趟结束后你好好休息一段时间,陪陪你妻子吧,工钱依旧。”孟船长笑道。

  “哈哈,多谢船长,是啊,已经九个月了,快临盆了,到时候请船长来喝我儿的满月酒,我没啥学识,还想请船长帮我孩子取个名字呢。”

  小刘说起自己妻儿,立马精神百倍,眼眸中都是憧憬。

  其实很多普通修士修行为了无非就是活久一点,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家庭,小家族。

  这个世界,修行就和读书一样普遍。

  “哈哈,好啊,你是喜欢女儿还是儿子啊?”

  “我都喜欢,请人看过了,是个女儿。”

  而这时,舱门缝隙之中,涌出一缕缕青烟,弥漫到了这控制室中。

  小刘,船长都吸入了一缕青烟。

  “哪里来的烟?”孟船长立马警惕站起。

  “船上着火了吗?”他眉头一皱,灵魂力立马释放扩散而出。

  而这时,他脸色突然一变。

  嘭的一声,船舱门被人一脚踹开,六个人闯入了船舱,手中握着刀剑。

  “你们是谁?”

  孟船长喝问,真元力立马调动。

  然而,这一调动之下,却发现自己的经脉运行闭塞,一身真元流动的速度只有平常的一半,实力大减。

  “哈哈哈哈,孟船长是吧,可认得在下?”

  为首胡子大汉哈哈大笑,一扯脸上人皮面具,露出了真容,赫然是一张额头上有巨大刀疤的男子。

  “你,你是,通缉海盗,赏金八千灵币的邓骁!”

  孟船长脸色一变,一瞬间认识出了这人。

  “没错,正是老子,看来我还是有点名气的。”

  邓骁冷笑,手握一柄战枪,道:“老子也不废话,劫船,那小子,把船停下。”

  刘舵手脸色苍白,不过没停船,然而他发现,自己一身真元力断断续续的,经脉仿佛不听使唤了,这船也是一停一顿的了。

  “小刘,按警报!”

  孟船长喝道。

  刘舵手立马一按警报,顿时整艘灵船上响起了一阵当当当的急促警铃声。

  嘭!

  一间船舱被人一脚踹开,一名搂着娇妻的修士还没反应过来,一名带着恶魔面具,凶神恶煞的男子一下子冲入船舱中,随后一刀劈在了这人的脖子上。

  噗呲一声,这修士瞪大眼眸,整个头颅直接被劈了下来。

  “啊……”

  这女子尖叫,立马捂着被子后退。

  这人嘿嘿冷笑,手中抖出一根铁链去捆绑这女子。

  一间间船舱被人一脚踹开,许多客人直接被击杀。

  甲板上,三名船员正在巡逻,突然,一阵警报声响起。

  这三名船员脸色大变,立马冲向船舱。

  然而,船舱中冲出来五名黑衣男子,手中刀剑直接迸发真元力劈杀过来。

  “杀!”三名船员怒喝,爆发真元,然而却发现自己的真元力竟然在经脉中难以运行。

  而对方的攻击已经轰杀而至,三名船员惨叫,人直接被刀剑真元劈杀,或者重创。

  警报声也让许多人立马惊醒,纷纷冲出船舱,却见一群人正在持刀剑疯狂杀戮。

  嘭的一声,项尘的船舱也被人一脚踹开。

  一个海匪冲进来,手中的刀直接劈杀向了项尘。

  项尘脸色平静,膝上放着的龙阙锋的一声化为一道黑红刀光劈出,快到极致的一刀。

  对方的真元攻击直接被撕裂,刀光划过这人脖子。

  这人瞪大眼睛,手中的刀当啷落地,脖子狂飙鲜血,一半脖子都被切开。

  怎么可能,这人,中了毒还有如此反应力和实力!

  项尘起身,叹道:“海上也是处处是江湖啊。”

  项尘一脚踹出,这人嘭的一声被一脚踹飞出去,人撞在走廊壁上,倒地抽搐,喉咙,气管,大动脉都被项尘一刀切了,以这人的修为是活不成了。

  “啊……”

  “海匪!”

  “该死的海匪,我和你们拼了,杀!”

  灵船上喊杀声,惨叫声在凌晨的海面上交织成了一片,鲜血染红了甲板地面。

  项尘走出了自己的船舱,看见走廊上都是乱遭遭的一片,很多人已经到在了血泊中。

  有十多人,身穿黑衣,戴着面具,疯狂砍杀一群修士。

  而这群修士竟然没什么还手之力,平常的实力发挥不出。

  项尘嗅了嗅,皱眉道:“灵级下等的禁元香。”

  禁元香,一种能阻断人真元在经脉中运行的毒药,这种小毒毒对他是没半点作用,甚至……还有点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