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吾家娇女 > 第四百三十三章 愚不可及
  傅知行和晏萩都没想到,陈大人会利用不知去向的于娇美作文章;而此时,傅知行正在宫里,陪圣上对弈。圣上在傅知行要落子时,突然问了句,“右丞被刺一案查得怎么样了?”

  “案子大理寺在查,臣在都察院。”傅知行将手中的棋子啪地按在了棋盘上。

  圣上见没能分散他的注意力,轻咳一声,道:“你是御史,有监察之责,该过问时,还是要过问的。”

  “臣遵旨。”傅知行一本正经地答道。

  圣上想了许久,才落子。

  傅知行捏起一枚棋子,似乎想都没想,就落下了,“陛下,该你了。”

  一刻钟后,这盘棋局结束了,毫无意外圣上输了,圣上一点不介意,如今敢赢他棋的人不多,变着法让他赢,没什么意思。

  时间不早,傅知行告退出宫。

  次日,傅知行就履行职责,去找张维德问话,“右丞被刺一案查得怎么样了?”

  张维德惊讶地问道:“你怎么关心起这案子来了?”

  “陛下昨日问起了。”傅知行淡然道。

  “一无所获。”张维德也很无奈。唯一庆幸的是没有再发生同样的刺杀案了,大理寺的压力才没那么大。

  “清查一下他以及他家人,或许会有所发现。”傅知行提醒他道。

  “已经安排人在查。”张维德挠了下头,“希望快点查清,好结案。”

  不查不知道,彻底清查后才知道这位在朝中看着正人君子一般的中书右丞还真是风流胚子。养了三个外室,还和一个青楼歌妓来往甚密,曾为这歌妓写过几首十分香艳的词。

  这歌妓的入幕之宾,可不只这位中书右丞,还有好几位,而其中有一个是江湖之人,据说这位江湖好汉曾与一书生争风吃醋,差点拿刀砍了那书生的脑袋,是个性子十分火爆之人。那他会不会跟中书右丞为争那歌妓发生冲突,刺杀了中书右丞?

  “为老不尊。”晏萩听罢忍冬收集来的市井之言,嫌恶地撇嘴道。这位死于非名的中书右丞年纪不少了,快六十岁的人了,孙儿都快要娶亲了,还养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外室,真是死不足惜。

  这位中书右丞除了风流,到也没什么其他的恶习,可他的家人在家乡仗着他的势,鱼肉百姓、为祸乡邻,害得不少人妻离子散。他的弟弟强娶守节妇为妾,他的侄儿为了一件古玩,把人给逼死,他的侄女与人抢夺首饰,把人推下楼致残。

  这些个仇家会不会雇凶杀人?

  证据呈上,张维德大致看了,嘲讽道:“他这一家人造的孽还真不少。”

  这个案子还没有完全结案,太常寺少卿陈余则上折子向圣上伸冤,请求圣上住持公道,“臣之外甥女千里迢迢来京投奔微臣,傅知行见色起意,将她强掳进府,如今生死不知,微臣恳请陛下为臣主持公道。”

  傅知行会见色起意?

  就算陈余则的外甥女,长得跟天仙似的,以傅知行的相貌、家世,他用得着强掳人进府吗?他想纳什么样的妾纳不到,他要肯纳妾,只怕安国公府都住不上,多得是女人上赶着送上门。

  “陈大人,你怕是宿醉未醒吧?”陈余则的对头嘲讽地道。

  傅知行面色如常地道:“陈大人敢来面圣说这事,想来是有确实的证据,还请拿出来给陛下和诸位大人过目。”

  “陛下,臣有人证,现就在宫门外等候。”陈余则为了搬倒傅知行,可是做了十足的准备,这几天一直在安排。

  圣上淡然道:“宣。”

  自有内侍小跑前去宫门外把人证带进来。

  人证一共有三个,两个中年男子和一个老妇人,进殿时,或许是慌张害怕,老妇人被门槛而绊了下,还好有个男子眼疾手快地扶了她一把,没让她摔进大殿里去。

  “草民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三人五体投地,声音颤抖的道。

  “大理寺卿何在?”圣上问道。

  “臣在。”张维德出列。

  “好好审审他们,若是敢做伪证,斩立决。”圣上冷声道。

  听这话就知圣上是站傅知行这边的。

  “臣遵旨。”张维德当着众朝臣的面审问起那三个人证来了,“姓甚名甚,哪里人氏?”

  三人都是燕京人氏,在长街摆摊的小贩。

  “你们同时回答,那天在何地看到什么?”

  “六月二十七日在长隆街看到有人强抢民女。”三个人异口同声说出同一个答案。

  陈余则唇角微微上扬,他早就让他们统一口径了。他查过,傅知行是在六月二十四日回到燕都的。

  张维德继续问道:“同时回答是上午,还是下午?”

  “上午。”

  “下午。”

  那个老妇人的回答与两个中年男子不同,她发现错了,赶紧改口,“是上午,是上午。”

  只是错了就错了,那怕及时改口,也无用,圣上和众臣都听到了。张维德接着问:“同时回答是上午的几时?”

  “巳时初。”

  “巳时正。”

  有一个男子答的不一样,他也改口,“巳时正。”

  “强抢民女的男子是骑马还是坐轿?”张维德继续问道。

  “坐轿。”

  三个人的回答是一样的。

  张维德问了许多细节问题,三人时而答得一样,时而不同,这已经足已说明这其中的问题了。陈余则本以为安排的十分妥当,信心十足的想要打倒傅知行,可现在被张维德这么一问,才发现错漏百出。

  “陈余则,尔还有什么话要说?”圣上沉声问道。

  “陛下,微臣心系外甥女之安危,才会听信了这些人的不实之言,以为傅世子掳走了臣的外甥女,求圣上明鉴。”陈余则推卸责任,想要脱身。

  “张卿,把这三人押进大理寺大牢,严加审问,看看是什么人想要诬蔑朕的股肱之臣。”圣上目光扫过那三人,落在陈余则身上,“陈余则停职待查。”

  鲁王犹豫了一下,没有出列为陈余则求情,幕僚和陈余则合谋此事,他是不赞同的,可是陈余则太过急切的想要立功,他也心存了侥幸,现在看不行就是不行。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内侍扬声道。

  这天的大朝会结束了,文武百官恭送陛下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