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玉玺记 > 268|二五六章
  第二五六章

  穆安之将此事告知李玉华,

李玉华先把银票数了一遍,她倒不是财迷,

李玉华说,“倘一二十万,

二三十万也还罢了,

这么一大笔银子。睿侯论亲缘,

给也是给太子啊。”

  “太子那里如何,我并不清楚。不过,太子隐约诈问过我,

可有收到什么东西。今天白肇东过来,

我突然想了起来。莫不是太子指的是这个?”穆安之与李玉华道,

“你先收起来吧。”

  “好收么?”这么一大笔钱!

  穆安之眼眸沉沉,

“这么大的数目,我若不收,

不论落到谁手里,

都能做太多的事。非但银子要收,人也要收。”

  李玉华道,“不是说杜长史跟这位白东家很有交情,

让杜长史去摸摸白东家的底。我听说海上生意可赚钱的,但有一样,做海上生意的人,非但要对付海上的强盗,他到岸上也得打点港口官员。他们能赚这么多银子,港口上的人事必然清楚,

虽说北疆与闽州港一个西北一个东南,大吊角,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呢。要是白东家可靠,我现在手下缺这么个人。”

  “怎么说?”穆安之问,“你要用他?”

  李玉华拉穆安之坐下,“这几天我就琢磨着咱们到北疆怎么过日子,木香姐在那儿倒是开了好几个作坊,平时花销,一年府里五六万是够的。可在北疆跟帝都不一样,帝都咱们没兵没将的,就这一府的人,好养活。现在手里虽有些现钱,总不能坐吃山空。”

  “待到北疆,开铺子什么的就太老套,那是咱们的封地,就是咱们的地盘儿。军政都是三哥你说了算,我跟木香姐打听过了,除了新伊、天水、沙州等地,其他地方一穷二白。”

  “天水沙州不是咱们的地盘儿。”穆安之得给媳妇提个醒。

  “不要紧不要紧,我读过地理,还找兵部的图册看过,这一串就是以前的河西走廊。那边儿草场大漠,是属陕甘境的。但这没关系呀,我们封地有大片草原,草原上住的是骑马放牧的戎狄之人。要是照跟帝都似的开个作坊做生意,温饱都维持不了。我想好了,咱们把河西走廊重新打通,重新铺出一条商路,然后商人往来,咱们收保护费。不能叫保护费,叫平安税吧。我听小九叔说了,他到新伊,一路都是要雇可靠的镖局同行。咱们去了就不用他们这么麻烦了,咱们有兵马,路上谁敢打劫,把劫匪都收拾住。商家爱做什么生意做什么生意,咱也不过分收税,但不论什么生意,交出五成利润,保管他一路畅通。”李玉华两眼冒光,她打小就羡慕做官的,哪个地方官不收保护费啊,简直不要收的太爽。

  穆安之是受唐学士正统儒家教育长大的,第一反应是,这怎么成,这不是横征暴敛么。好在,穆安之还有骨血里带来的强横,他转念一眼,不不不,我媳妇解决我一大难题,打通河西走廊,明面上看我这里能有大笔商税入账,但这事要成了,第一能结交陕甘总督,第二在打通河西走廊的过程中,我可以借机摸一摸封地上各部落的底,当然,借机能做的事实在太多了。相较而言,商税多寡排其后。

  但是,商税又十分重要,穆安之不认为他到北疆后这五千亲兵朝廷还给他出银米。

  真是给,太子也不会痛快的给。

  至于陕甘总督,这位何总督是江珣的太岳丈,江珣娶的何氏女,是何总督嫡亲的孙女。而江珣,会总领他的五千亲兵。

  穆安之笑的似朵花,拉住李玉华的手,“真是个好主意,就这么办!”与李玉华道,“小九叔那里,别让他来回跑生意了,他对路途熟,等见着他,让他过来见我,咱们自己人,怎么也要给小九叔个建功立业的机会。”

  李玉华自然高兴,“好啊。”

  第二天,穆安之把杜长史寻来,将陆伯辛的信给杜长史看过,穆安之道,“现银有上百万,这还只是一半。”

  杜长史将信重看一遍,感慨,“原来说睿侯与柳家情义深厚,竟是真的。”

  穆安之道,“也许太子那里也有。”

  杜长史合上信纸,重新放回信封,奉还穆安之,“太子与睿侯是嫡亲甥舅,殿下与睿侯并无血亲关系。若太子也有,不过说明在睿侯心里,您与太子是一样的份量。”

  呃,穆安之倒是没往这方面想过。

  杜长史道,“何况,太子要百万现银能做什么?东宫深居宫闱,说起来以后天下都是他的。可是,现在的东宫不及殿下有自己封地。这些银子,与殿下有大用处,与东宫用处有限。殿下收着这信,待到北疆不妨给陆侯看一看。”

  “你去见一见白肇东,他这些年的所做所为,都打听一下。我已让他留在我身边,若他可用,有要紧事要交给他。”穆安之把打通河西走廊的想法与杜长史说了,杜长史转念也想到这条商路的好处。

  杜长史强力抑制住心中大喜,千万叮嘱穆安之,“殿下这想头,眼下先不要说出去,这件事触及的各方势利太大。先让各方看到好处,待他们想伸手时,水到渠成!”然后再三称赞穆安之这主意简直妙极。

  穆安之向来不占他媳妇的功劳,“是皇子妃的主意。”

  杜长史道,“皇子妃能想到打通河西走廊的好处,的确是给咱们提了醒。”其他的,就非是皇子妃能想到的了。不过,杜长史依旧心悦诚服,“娘娘果然旺夫!”要不是皇子妃想到从河西走廊商路的主意,他对于到北疆后的全盘考虑还真要发愁。对于杜长史之流,只需要确定对的方向,其他事,他有把握处理好。

  如今杜长史就知皇子妃要用白肇东做什么了,白肇东经商多年,虽是做的海商,但这些年的经商经验,是打通河西走廊商路的上等人选。至于旁的,商务上的事由白肇东负责,但保护商路的人手还是要谨慎。

  嗯,他师弟胡安黎将门出身,可以鼓动胡安黎改文习武做个预备役了。

  白肇东家门槛险被帝都的朋友们踏破,经杜长史细致的问过白肇东在闽州港的经营之后,白肇东就在穆安之的属官里有了一席之地,官位非常之低,从八品。官员中的末流了,但是,这是正经官位。

  白肇东从未科举曾出身乐籍的经历,这从八品的实缺倘不是穆安之要给,他花银子也要比寻常买官高出三倍的价钱。

  穆安之新封平疆王,因他是皇子封王,正经亲王爵。平疆王要就藩的事,帝都关注此事的人都知道了,六月初便要起启的。

  自来官员远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