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玉玺记 > 272|二六零章
  李玉华这一发作,

简直是比穆安之发作穆庆吓人百倍,如唐墨都心有余悸的跟陈简说,

“我的天哪,险没把我吓死。”

  陈简也说,

“娘娘威仪如雷,

令人膺服。”

  “真是吓死人,

我看晋郡王叫三嫂都训懵了。”唐墨又有些幸灾乐祸,跟陈简道,“你以后还是别纳小了,

这些小妾多是不安分的。”

  “你这都哪儿啊,

风马牛不相及的。”陈简哭笑不得。

  唐墨点点头,

“也是,

你连个媳妇都没有,别说妾了。”然后,

一幅得意样,

“我有!”

  “你有你有,你厉害!”陈简心说,你那媳妇今年才十三,

咱俩不定谁成亲早。

  唐墨瞎得意了一回,拉着陈简道,“咱们去找庆哥儿说话。”

  “去做什么呀。”

  “把今儿这事跟他说说,也宽宽他的心,我看自从他那心肝儿走了,他总有些闷闷不乐的。如今想想,

还不庆幸送走的早啊。亏得他听三哥的,早早把他那心肝儿打发回去了,不然,这要叫三嫂挑出不是,能生吃了他那心肝宝贝。”唐墨拉着陈简去安慰穆庆。

  穆庆本来好端端,结果给他俩一安慰,真是安慰的生不如死。

  江珣的妻子何太太有幸得以旁观全场,何太太说出晋地全体诰命的心声,“也就是咱们娘娘,一腔正气,这晋王府嫡庶混淆,简直是一塌糊涂。”

  何家江家都是鲜少有妾室的人家,江珣道,“也不知弄那些个妾室做甚,堂兄弟表兄弟处得好,比亲兄弟也是不差什么的。可要是嫡庶在一起,生出祸事反是比较多。”

  “你这话可别在外头讲。”杜长史不就是庶出么。

  江珣道,“有多少杜尚书那样的活圣人。”我杜师弟根本不会觉着自己是庶出好不好!

  江珣看妻子收拾东西,问,“这是做什么?”

  “我看郡王府大姑娘的体型与我相仿,郡王府送来的东西,郡王妃并没有收,这些衣裳是我没穿过的,送去给大姑娘看看,若还使得,就请她先穿着。待过一二日,新衣裳也就得了。”何太太说。

  江珣便不再多问。

  何太太送的衣裳,穆惜今送的头面首饰,萧遥便送了起居用的着的一些小物件。至于郡王妃那里,她们做晚辈的不敢无礼,自然有娘娘安排。

  这位大姑娘性子相当爽朗,每天都跟新认识的朋友一起在外骑马,脸上带着笑,让人一看就舒心。

  郡王妃也是开阔之人,她时常与信安郡主在一处,也很关心穆安之,私下还与李玉华抱头痛哭了一场。

  李玉华说起她家三哥小时候的种种不容易,“三哥没说过,可我猜着,柳娘娘待他很冷淡。小时候三哥在庙里,长到好几岁才有一个朋友,他那朋友是在庙里治病的,家里父母疼惜,三哥特别羡慕人家,还问过人家,怎样才能让柳娘娘喜欢他。后来,柳娘娘过逝,三哥那么小被接回宫,父皇儿女众多,三哥读书习武特别刻苦,起三更熬半夜的学习,就是想在兄弟里出头,好让父皇多看他几眼。可他孤伶伶的,争储位时,连教他的学士都不肯帮他,只有他的朋友裴状元替他说话,还因此远谪北疆。我刚认识三哥时,他心灰意冷、对世间充满厌弃。现在想想,他虽是皇子,可自小到大,过的不见得有我这样的民女舒心。我一想起来,就心疼的很。”

  郡王妃的眼泪早就掉了下来,哽咽道,“他母亲不是不疼他,小妹是过的太疼太苦了。”那种极力压抑的细微哭声,格外让人难受。再加上李玉华本就疼她家三哥疼的紧,也不禁红了眼圈儿。

  与郡王妃抱头哭了一场。

  郡王妃对穆安之有些冷淡的态度也就理解了,她与穆安之总是亲的,就是再冷淡,也是正经血亲。郡王妃担心她连累了穆安之,信安郡主倒是劝他,“放心吧。宗室的事都是由宗人府做主,咱们娘娘一向得慈恩宫喜欢,前些天刚给楚世子妃送了份儿大礼,这个时候,宗正寺不会不给咱们娘娘面子的。”

  郡王妃道,“我这些年不出门,又是在晋地,帝都事不闻久矣。楚世子我记得是个活泛人,一向是看上头脸色做事的。娘娘得给他家多大人情,才能让他家站娘娘这边儿?”

  “你不晓得,楚世子府近年来可是出了大笑话。”把那歌伎的事说了,“打鼠怕伤玉瓶,把萧姑娘托付给了咱们娘娘。殿下见不得军中竟有女伎跟随,前些天让穆庆把那女伎打发回帝都了。楚世子府想了多少法子,偏那伎子有手段,如今真把人给逐回帝都府,楚世子知道也得谢殿下娘娘帮他家大忙。”

  郡王妃这才稍稍放心,顺带打听了不少穆安之在帝都的事,还有关于李玉华的,郡王妃道,“这亲事是慈恩宫看着指的婚么,娘娘这样的威仪气派,不知是哪家贵女?”

  信安郡主忍不住笑,“这事儿说来话长,不过你听了定也痛快,我这几年只要一见到娘娘就心里欢喜,陆家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倒是咱们殿下命中注定的福分,娶了这样好的媳妇。”

  把穆安之这段曲折的成亲过程跟郡王妃讲了,信安郡主本就口才极好,此事原就跌宕起伏,出人意表处颇多。还有李玉华的身世,那真是,一出戏都说不完的精彩。

  郡王妃都不能信,“娘娘少时真在乡间长大的?”她倒不是瞧不起乡间长大的女子,只是李玉华跟着母亲,六亲全无的过日子,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可那天在郡王府发作,一干宗亲外臣都慑服于她的威势之下,哪里像个乡间出身的女子。

  信安郡主道,“明圣皇后少时,也没你我少时过的尊贵,这自来有大成就之人,是不讲出身来历的,天生就有不凡本领。”

  “你这话说的是。上苍给娘娘这样不凡的本领,就是注定要来辅佐咱们殿下的。”郡王妃也是心下舒畅,想着自从柳家势败,三皇子也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可苍天有眼,不管怎么曲折着,就给三皇子定了这样贤惠的一个媳妇。

  信安郡主又把李玉华种种神奇之处跟郡王妃说的,这些事多是李玉华自己显摆出去的,什么在天祈寺抽签,三次都抽到大牡丹签。倘这还能说是巧合,还有从河南回帝都遇刺那回,正中三皇子妃的签文。

  信安郡主道,“当真是手旺命旺!”

  “就是就是!”两个以往多少年不对付的帝都落魄贵女,此时在同一个阵营,才发现彼此多么的投缘,多么的有共同语言,能说到一处去。

  尤其,俩人都有孩子,信安郡主很喜欢大姑娘,觉着这姑娘是个难得的明白人,不怨不怜,生就一股豪气。

  郡王妃听信安郡主说了胡安黎为收拾小妾连带把亲爹送断头台的事,也是感慨,“你家公子对你是真心孝顺。”

  “那杀千刀的倘还存半点良心,也不至连累我家安黎,不然这孩子读书数载,如今功名都考出来了。”信安郡主想到胡世子就恨的心尖儿疼!

  “胡家原也不是书香门第,我听娘娘说,殿下与裴状元是至交,如今身边还有陈状元,杜长史,都是一等一的文官人才,何必在文官堆儿里挤着,殿下身边少的是武将。而且北疆这地方,武将建功立业更容易。”郡王妃道。

  说得信安郡主也有些心动,可眼下,殿下亲兵都是小江将军江珣手里,江珣一样出身名门,人家开始就是入的武行。而且,这些亲兵都是禁卫军,小江将军带的久了,旁人想插一手不容易,反倒会跟江家交恶,得不偿失。

  信安郡主倒是不反对儿子改文从武,只是,儿子手里没兵啊。

  郡王妃虽多年不理外务,可人还是那个人,低声点一句,“殿下要想掌握北疆,只五千嫡系是绝对不够的。”

  以后殿下肯定会增兵,一增兵,不就有机会了。

  信安郡主心中烦难顿解,笑道,“还是你们武门出身,有见识。”

  “我这点见识都在打仗上了,不及你这方方面面知道的多,也周全的多。”郡王妃也笑了起来。

  既是一个阵营,自是盼着彼此都好的。

  此时,帝都宗正寺却是因李玉华与晋郡王的折子引得不少议论。双方各有不是,李玉华把郡王妃母女直接带走,这自然不大妥。但,晋郡王无疑错处更大,所有事都是晋郡王惹出来的。蓝太后都骂他,“这个奸狡小人!”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