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万万不可 > 35|不由己
  “这怎么使得?!”宜人瞪大了眼睛。

  “怎么使不得了,

难道五殿下府上还能少了我一间客房?”冯蓁这明显就是耍赖皮了,也难怪萧谡不愿意搭理她,

一个、两个真跟狗皮膏药似的。

  但是城阳长公主的脸面萧谡还是不得不给的,

他踏进花厅时,冯蓁都已经在椅子上快睡迷糊了。宜人虽然急得跳脚,

但冯蓁却是“滋滋”地吸着皇子府的白息,

好不惬意。

  宜人轻轻拉了拉冯蓁的袖子,

她这才迷糊地抬起头看着萧谡道:“怎的这么快?”

  好嘛,

等人的功夫真是鲜少能有胜过冯蓁的,

这不仅不急不怒,

还嫌你见她见早了。萧谡如今只拿冯蓁当没脑子的小女孩看待,

以往那许多疑心倒是他太高看了她。听听她今日在白楼说的话便知,

就是个半罐水响叮当,什么馊主意都敢出,还觉得自个儿聪慧上天了。

  萧谡坐在冯蓁的对面,

抬手揉了揉眉心,

带孩子是最累人的,尤其是熊孩子。

  冯蓁一点儿没有熊孩子的自觉,在他对面摆了摆肥得跟萝卜似的手道:“没事儿,

表哥要是累了,

就靠着歇会儿。”她本来找萧谡就没什么大事儿,都是薅羊毛的借口而已。就只这么看着他,桃花源的水涨得那叫一个快啊,都快赶上萧诜给她揉脚了,

所以冯蓁看萧谡那真是满眼的含情脉脉。

  “你要见孤是为什么事儿?”萧谡的声音有些哑,约是疲惫极了。

  声音这么好听,脸还这么好看,羊毛也这么多,冯蓁是真的不想走,可是宜人急得想跳河,萧谡又倦得想杀人,她便只好开口道:“那个,我就是来跟表哥解释一下。其实敬女君跟我一点儿也不熟,我不算她的朋友。”

  “孤知晓了。”萧谡利落地站起身叫人送客。

  冯蓁一点儿不急着起身,“那个表哥,你难道不想骂我几句?再勒令我不要教坏你妹妹之类的?”多说几句话嘛,何必那么着急。

  萧谡的身形顿了顿,似乎在思考。

  冯蓁心里一喜,便见他朝自己招了招手,她立即屁颠屁颠地靠了过去。

  萧谡勾了勾食指,这好似唤狗狗走近点儿的动作,不过冯蓁也没多生气,毕竟萧谡在她眼里也就是只羊。大家都是畜生,没谁就多高贵。

  待冯蓁靠得足够近,萧谡才低下头在她耳边道:“你能教你敬姐姐去扒别的男子的裤子吗?”

  “表哥说什么,我没听清。”冯蓁很是不客气地把耳朵靠到了萧谡的嘴唇上,瞬间浓郁的白息立即晕得她摇摇晃晃,但比前几次好多了,至少还能挺住不倒。

  这小女君可真是个超级厚脸皮。

  萧谡直起身,看着癞皮狗一样的冯蓁,心想自己大概真的是累了,竟然无聊到逗一个小女郎。“去吧,再晚你外大母又该禁你足了。”

  “原来表哥知道我被禁足啊?”冯蓁笑道,“那我明日还来跟你学射箭好不好?”

  “近日父皇便要给孤指婚,你虽则年纪小,却也是女君,再上门只怕多有不便。”萧谡拒绝道。

  冯蓁眼睛一亮,挺高兴的,“那表哥让皇上快点儿给你指婚好不好?定下了人选,我也好跟未来的表嫂多亲近亲近,表哥年纪也不小了,今年成亲,明年就能生下皇孙,到时候我送它一份大礼以答谢表哥教我箭术的情谊。”

  “你赶紧回去吧。”萧谡实在是弄不清小女郎缠着他的动机,但不排除是以退为进,女子玩来玩去就那么几种手段。

  冯蓁回到公主府,朝冯华道:“阿姐,今日五殿下亲口说的,皇上要给他指婚了,只怕其他几位皇子也都差不多。”她挺高兴的,冯华的亲事虽然没有动静儿,可也没退,那么皇帝指婚也就指不到她头上了。

  说罢冯蓁又仔细瞧了瞧冯华,见她脸上并无落寞之色,想着应是对萧谡没什么特别之思了。

  只是城阳长公主连着去了宫中几次,每次回来面色都不太好,冯华推了推冯蓁,示意她去宽慰宽慰长公主。

  冯蓁也没二话,轻轻地走到长公主榻前,坐到脚踏上将她的手拉过来开始缓缓地揉捏。她最是喜欢这个动作,既可以薅羊毛,又能安慰长公主。虽说长公主从来没表示过,但冯蓁感觉她是很喜欢这种小动作的。表面冷漠的人,说不定最是具有肌肤饥渴症。

  小憩的长公主睁开眼,正要说话,却见冯蓁捏了捏她自己的嘴唇,低声道:“外大母,我不说话。”

  长公主笑了笑,又重新闭上了眼睛。小女孩儿的手又嫩又软,力道恰到好处,的确是安慰到了她心底去。

  屋内亭式仙人捧月薰炉里燃着淡淡香丸,缭绕在人的鼻尖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