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大神你人设崩了 > 078枯木老人图
  国画这种东西讲究娴熟度跟意境,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名气。

  T城总画协有几个跟江歆然实力不相上下的人,但因为缺了于永的造势,几乎造成了江歆然一家独大的场面。

  一看到特别出色的画,除却江歆然,他们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还有谁。

  画协的几个人动作特别快,很快就找到了于永这里。

  接到电话的于永也震惊。

  “会长叫我,还要带上歆然?”他在画协人脉不低,很快就从其他人嘴里问出了真相。

  问完之后,他惊喜之余,又觉得奇怪。

  会长是京城总协的人,总协有几个人在绘画上的早已甚至超过了于永自己,江歆然送去参赛的那幅画虽然不错,但于永也有些自知之明,没觉得她那幅画比京城总协的那几个妖怪还厉害。

  所以他惊讶于会长这么急着见他的原因。

  **

  与此同时。

  赵繁开车把孟拂送去了饭店。

  “我去给你谈《明星的一天》,你吃完打电话给承哥,他来接你。”孟拂下车前,赵繁叮嘱了她一句。

  孟拂戴上墨镜,含糊着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江老爷子知道孟拂向来不迟到的性格,这次请孟拂吃饭,他早早就到了。

  还特地让江泉也来了。

  身边还坐着江鑫宸。

  江鑫宸有些坐立不安,他是被江老爷子强制来的,知道他还没给孟拂道歉后,江老爷子直言让他当面给孟拂道歉。

  孟拂还没到,江老爷子等待的时候,想起了之前江泉说孟拂让他去验DNA的事情,他心神一动。

  只是还没问出来,孟拂就推开包厢门进来了。

  “拂儿。”看到孟拂进来,江老爷子直接站起来。

  江泉也不说话,只拉开了身边的椅子,让她坐下。

  江鑫宸不敢抬头看孟拂。

  这边的菜单是老爷子早就准备好的,基本上都是按照孟拂的口味,看到孟拂,他还是把菜单推过去,让孟拂看。

  孟拂接过,扫了眼他们点过的菜,全程不过一秒:“不用加了,这些就行。”

  江老爷子看着她的反应,心中一滞,直觉孟拂还在生气。

  他转向江泉:“贞玲怎么还没来?”

  原本今天江老爷子是不打算让于贞玲来的,于贞玲听说他们吃饭,主动说要给孟拂好好赔罪。

  于贞玲怎么说也是孟拂的母亲,江老爷子希望这两个人没有嫌隙,没怎么多想,就答应了。

  这个点已经是他们约好的点了。

  依旧没看到于贞玲的人影。

  江老爷子看向江鑫宸,让他给于贞玲打电话。

  江鑫宸一直坐立不安,这会儿老爷子让他打电话,他终于有事可做,直接拿出来手机,给于贞玲打过去。

  于贞玲接的很慢,电话快要挂断的时候,她终于接了电话。

  “妈,”江鑫宸压低声音,“您怎么还没来?”

  于贞玲这边,已经在去画协的路上,正同江歆然说她画的事,两人都知道是会长找,听到江鑫宸的话,她挺敷衍的,看着窗外疾驰而过的背景,只匆匆道:“总画协会长找歆然,我现在陪歆然去画协,没时间去吃饭了,你爷爷那我会说的。”

  她一向很懂礼节,挂断电话后,又特地给老爷子打过去。

  老爷子接完电话,眉眼都覆了一层寒霜。

  江泉就坐在老爷子隔壁,老爷子没可以避开,他自然也听清了于贞玲的话。

  “开饭吧,”江老爷子冷凝的脸一转向孟拂,瞬间又变换,“拂儿,你先把几张签名照给我,公司经理的女儿是你粉丝呢……”

  两人说话,江泉在一边听着,也有些诧异,经理女儿是孟拂粉丝?

  孟拂掏出两张签名照给江老爷子。

  江泉随意的看了一眼。

  本就随意看看,哪知一眼就看到了签名照上的字,不是时下流行的艺术字,而是用黑笔签的草字,颜筋柳骨,奇肆大气。

  “这是你写的?”江泉愣住。

  “嗯。”孟拂看了眼桌子上没有放酒,只有茶跟牛奶,她往椅子上一靠。

  不上道。

  江泉一直知道孟拂前期教育没跟上,一开始她进娱乐圈的时候,因为英语的问题,他还隐隐有听说过。

  却没想到她竟然写得一手狂草。

  **

  挂断电话后。

  车内,抑制自己激动心情的江歆然背倚着车门,目光转向于贞玲,“妈,您不去的话……”

  “你的事比较重要。”于贞玲拍了拍江歆然的手,示意她安心。

  画协在T城的地位无可取代,于永一个副会长,就足以在某方面跟江家齐名,但他跟会长还是查得不是一星半点。

  内部人都知道T城画协京城总协的人,隐隐与T城城主并肩。

  T城城主是真正的一方霸主。

  这种人突然见江歆然,于贞玲哪里还顾得上孟拂的事儿。

  江歆然抿唇笑了下,没有再说话,她现在心情的激动程度不亚于于贞玲。

  车子一路疾驰,很快就到了T城总画协。

  总协大门建得大气辉煌,门口两座石狮子十分有年代感。

  大门保安认识江歆然的车子,看到她的车子就放行了。

  于永在办公楼下等江歆然,人到了,他也没啰嗦,一边带着江歆然往楼中间走,一边给江歆然科普会长的事儿。

  “我也就见过他两次,”于永压低声音,“他气势很强,如果你能被看他看中指点一二,那比你上A级展位还要有用……”

  江歆然颔首,这些她自然知道。

  办公室内。

  会长背着手站在窗边,工作人员把于永江歆然带进来的时候,他才转身看向江歆然,目光隐晦,“你就是画图的人?能跟我说说绘画时的意境吗?”

  于永没说话,只用余光示意江歆然。

  江歆然深吸了一口气,这些都是绘画常用的问题,她在路上就有了腹稿,此时更是侃侃而谈:“我画这幅画的时候,想着一幅百花争艳图,万物……”

  会长听到第二句的时候,他的表情就变得淡了,出于教养,他并不打断江歆然的话,只看了身边的人一眼,身边的人立马出去,然后又拿了一幅画进来。

  等江歆然说完了,他才摇头,展开身边的人刚刚拿进来的画:“你画的是这副百花图吧?娴熟度够了,少了点灵气。”

  他把画随手放到一边,打开另一个盒子,“我说的是这幅枯木老人图,你看看,可曾认识。”

  于永看着那个盒子,愕然。

  他认出来了,这是上次江泉给他的盒子。

  ------题外话------

  **

  大家早上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