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冥界追忆录 > 第三百五十一章 114章 火焰回归
  第三百五十一章 114章 火焰回归

  平静无波的火湖突然微微一颤,紧接着便好似沸腾般的在剧烈翻涌,似乎是手足无措的在欢呼“神”的复苏,又似在发泄心中的怨怼。

  湖边七名忐忑不安的苍白发色的炎精灵们见到湖水的异样,纷纷期待的盯着火湖,虽然无法看透那火红的水面,却不敢松懈分毫。

  毕竟与那些不甘心的后辈们不同,这是唯一一次能够全身浸入湖水的生灵。

  之前数千年来,无数试图打破宿命的炎精灵舍生忘死的冲入湖水,却连水花也没翻出几朵。

  七名炎精灵的先祖也早已对族群的宿命绝望,若不是元祖们神魂复苏降下口谕,他们也只会开启通道,任由墓独自折腾而已。

  火湖好似被烧开了一般暴动,但却不仅仅是在翻涌,水面也在不断的升高,边沿正在不断的扩张,没一会水波便荡在了众人的脚边。

  蝎尝试着将包裹着金色壁垒的尖刺般的节肢点在了湖水上,瞬间半截肢体被烧化,滴滴金色“水珠”在融化的边沿滴落。

  “这么厉害!”子桑妙空嘴角一抽,急忙后退,他可是知道那屏障能够无视雾兽的攻击,就连一般的怨兽也无法对其造成任何伤害。

  “这是积攒了数千年的炎火灵晶的精华,连身为主神的元祖都不甘触碰。”威尔莫特·伍莱·安格斯对子桑妙空解释道。

  “哇偶~墓可真厉害!”子桑妙空怪叫一声,一边快速后撤,一边惊讶的说道。

  “他可能是和灵晶的力量比较契合吧,吸收的先祖灵核内的灵晶的力量应该也能抵御部分灵晶的力量,”托因比·齐默尔曼·康纳理不太肯定的猜测道。

  “你们没试过吗?”子桑妙空看向缓缓扩张的火湖,头也没回的好奇的问了一句。

  “……”托因比·齐默尔曼·康纳理顿时眼角狠抽,眼神“平静”的看向毫无所觉的子桑妙空,暴揍他一顿的想法在心中缭绕,无法消除。

  他们并不是没有尝试过,但是一个个的后辈被焚烧成空无,进展却等同为零。

  摇了摇头,托因比·齐默尔曼·康纳理将不爽的心情压入心底,默默的盯向火湖,眼中透露着期待与不安。

  火湖引起的异变可不仅仅是在这个空间内出现,“外界”,整片暗无天日的空间都在狠狠的震颤。

  灰蒙蒙的天空被震出了无数宽大的裂缝,自裂缝中流露的不是深邃的漆黑,而是炽热的火红,就好似天火末日一般。

  死寂的大地之上,一束束的火柱骤然出现。

  死亡的泥土埋葬的水晶,那火红的水晶在不断的崩裂,无数的残魂从中剥离,还未飘出多远,就在火光中消散一空。

  而每当一道残魂消散,在灰色“死寂”之城的外圈中的兵营内,便有一个全身灰色如石雕,唯独双眼赤红好似红宝石般的炎精灵走出。

  而此刻,那些原本不知多少时间才能走出一名“新兵”的兵营却瞬间爆满,一个个石雕摩肩接踵,肩碰着肩,脚碰着脚,拥挤不堪。

  大地依然在战栗,一束束冲破束缚的火焰光柱还在不断的变大,甚至相互连接、融合。

  小部分光柱的直径从百米扩张至千米、万米,而范围内的雾兽、怨兽根本没有丝毫抵抗能力,转瞬便被焚烧一空,就连黑色雾气模样的堕落气息也没能留下丝毫。

  无数的雾兽、怨兽明白了它们注定消亡的命运后,疯狂的奔向了灰色死寂之城。

  好似有着神秘的保护一般,越靠近城池,封印崩裂的地方越少,甚至逐渐的再也看不到任何能够破除封印的火焰化为光柱喷射。

  一片片的黑色“云雾”发出了无数残暴、扭曲的嘶吼,那是无尽堕落兽潮的先兆,很快便会有无法计量的堕落生灵冲击过来。

  然而,当无数线头的雾兽冲过了一道界限后,火焰突然降临,无论境界高低,最长也不过半秒,便被火焰焚烧成空无。

  然而这根本阻挡不了雾兽的冲击,他们没有丝毫牺牲的精神,却有着不畏天地却神志空无的堕落灵魂。

  一片片的雾兽在边界燃起火焰,从空中看上去就好似一道圆润的火色边界一样,却带走了无数堕落气息的存在。

  头脑简单,甚至崩溃的雾兽渐渐的不再完全依赖被堕落气息强化的身躯。

  一波波的,那些被堕落气息扭曲堕化的元素、被更加纯粹的黑雾堕化的神力,纷纷不要钱一般的砸向了前方,想要从远处攻击灰色死寂之城。

  然而,不只是雾兽本体的力量,就能连能力也在被火焰焚烧,堕化的元素、堕化的神力,所有的一切都被火焰焚至空无。

  但这滔天的火焰中,零星的怨兽身披火焰,半残着身躯冲出边界, 继续向前飞驰。

  然而,又一道无形的边界矗立在了怨兽的前方,那些狂暴的怨兽在可以堪堪看到灰色城墙全貌的地带如同之前的雾兽一般瞬间烧成空无。

  在这整片诡异的空间中,这座城池的大小不过沧海一粟,却成为了此时最焦点的地方。

  方形的“世界”边际处,火焰炽烈的、狂放的解脱,沿着不可逾越的边际连在了一起,然后向着中心点的灰色“死寂”之城扩张而且。

  ……

  整座城池动荡不堪,原本热闹非凡的内城此时却显得有些安静,只有低沉的、默然的祈祷声在回响。

  每一个残魂湮灭,“重生”于此的炎精灵都知道此刻景象的意义,他们心中渴望,他们想要欢呼,却又怕惊动灵晶的重现,只能压抑一切的情感,在祈祷。

  而在城池中心处,在那被一层层守护包裹的净化空间内,墓在火湖中张开了双眼。

  身体中没有了激烈的痛楚,只有温暖的舒适感让紧绷的身体舒缓下来,同时,这一身身火红的铠甲正在汲取着四周的火焰湖水。

  汲取的速度极其恐怖,如果火湖的水量不会增加,那么不需半分钟便可以将整座火湖彻底吸干。

  但是渐渐复苏的炎火灵晶,瞬间消除了那满满的破碎感、无力感、混乱感,渐渐愈合的它在急速的呼唤着自己的力量。

  于是,火色湖水从露着天穹的洞顶中倒灌而下。

  “水流”径直的浇在了祭坛上,将它“淹没”在了湖心的小岛上。

  一道道亮白色的纹路在赤红湖水的掩盖中渐渐亮起,纹路从祭坛的中心向外扩散,缓缓的复苏。

  湖水在洞顶处的倒灌下快速增多,渐渐的,所有的地面都被淹没。

  这处洞穴也并不简单,能够承受炎火灵晶力量的洗礼而不毁,唯有那七座格格不入的雕像被池水融化,不过在最后时刻七道光芒从雕像的顶部脱离,自洞顶处,顶着火焰水流的灼烧飞出洞穴。

  至于那七个苍白发色的炎精灵先祖、子桑妙空以及蝎和小鳞早就沿着来时的传送阵撤离了洞穴。

  那座传送阵也在撤离时崩溃,毕竟只是临时设立,目的只是尽快的、悄悄的带领墓前来复苏灵晶而已。

  若是没有元祖们帮助设立传送阵,想要来到这洞穴还需要等候九十七年的时间,与其他想要结束悲剧,结束宿命的炎精灵一同前来尝试。

  毕竟,通过正常途径来到洞穴,需要一层层的开启守护屏障,而开启、闭合屏障太过危险,一旦被潜入城市中的堕落生灵污染了湖水,那么所有的一起都要从头净化。

  火色湖水一寸寸的涨高,不过速度不慢,自洞底至洞顶只用了三个小时,一道道湖水自火山口般的洞顶向下流淌,向着城市的四面八方流去。

  原本自洞顶正上方的天空裂开的巨大的赤红色的裂口中倾泻而下的力量已经无法满足灵晶的需求了,或者说无法满足汲取速度愈发快速的墓的需求了。

  于是已经将三分之二的空间点燃的火焰统统向着天空那无数宽广的裂痕涌去,

  不过裂隙的大小强差人意,无法挤入裂痕的火焰在天空蔓延、交融,好似将天空点燃一般,在向着中心的城池汇聚。

  没过多久,那倒灌而下的火焰洪流渐渐的超过了墓吞吸的速度,同时连上了完全将整个空间“天空”完全点燃的火焰。

  这时,空间内再也没有了任何的雾兽、怨兽,没有一丝的堕落气息能够存留。

  在这座被封印的空间内,根本无法构筑终结之门的堕落气息不可能从炎火灵晶力量爆发下存留。

  轰!轰!轰!轰!轰!轰!轰!

  一连七响的轰鸣声震荡在耳边,最外围的守护屏障,七颗巨大的火色古树点燃了自己,火色的枝丫、火色的树叶、火色的树干在急速的燃烧。

  很快,火焰将这七颗古树完全焚尽,但是,却又留下那七团巨大火焰在舞动。

  远离了城中心的七个炎精灵先祖在子桑妙空怪异的目光中对着那舞动的七团火焰跪拜下来……

  (忽悠无止境,待续……)